新闻中心 > 恋夜

恋夜

时间:
恋夜

《重生之凤族圣子》(VIp)作者:悠梦依然

重生之凤族圣子 第一卷 血脉觉醒

楔子。死亡

鲜血浸染了大地,蔓延的血流弥漫着绝望和死寂。

倒在血泊里的年轻男子脸带忧伤的注视着他面前正面无表情的俊美男人,那双平日里总是淡然无波的美丽眸子深处此刻却沸腾着绝望的愤怒。

“上邪,为什么?”咳出一口污血,百里悠苍白的脸带出一抹妖冶的嫣红。他知道,自己已经离死神越来越近了。

生命不断的流逝,他现在的清醒已经算是回光返照。

可是,就算是死,百里悠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带着疑惑和遗憾离开,尤其是面前这个背叛了自己的男人还是他这二十四年生命里唯一的朋友。

唯一的朋友啊,多么可笑的事实是不是?他真心当做是朋友的人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看做过朋友。所以,他才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把“红泪”交到自己手里,任他进入试炼之地后遭到里面群兽的攻击?

红泪,可以说是一恋夜种很清淡的檀香。它散出来的淡淡香气虽然很好闻,然而却足可以令野兽疯狂,了狂般的拼命攻击它周围任何的气息,尤其是红泪携带者。

当初,在百里悠进入试炼之地前,那个男人突然交给了他这样一个香囊,说是可以驱虫避兽,让他好好带在身上。可是结果,却是如此啊!

嘴角扯起一抹讥讽,百里悠笑得沧桑。

想他百里悠对谁都保持着疏离淡然的距离,甚至就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不例外。恋夜唯独对他,这个一直跟在二哥身后的男人,他允许他接近自己,甚至是承认他作为自己的朋友。可是结果,却是这个男人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啊!

无论是身,还是心!

“多么可笑的事实对不对!呵呵,对于我来说,朋友果然是不该拥有的奢望。”

“上邪是少主手里的剑,一切恋夜阻碍在少主面前,令少主牢不可破的心产生动摇的存在都将被铲除!”

俊美的男人看着眼前血泊里透着妖异之色的百里悠,脸上虽然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然而那下垂在腿边的手却是不由紧紧的握起,眼眸深处一抹痛苦快的闪过,快得没有任何人现。

“是为了我二哥啊!上邪,你眼里果然就只有我二哥的存在吗,无论我是多么真诚的待你,把你当做是我今生的挚友,也依然比不上二哥轻轻的一句话吗?”

二哥啊,那个可怕的男人,百里家族的继承人!

也许是想到了那个男人的恐怖,百里悠的身体不由一阵战栗。

<恋夜p>那个男人虽然对自己一直很是优待,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然而每次在面对着恋夜二哥那双闪烁着灼热诡异目光的眼睛时,百里悠就不由一阵的心里慌,毛骨悚然。

那个男人恋夜,是天生恋夜的暗夜帝王。铁血,**,独裁,性情薄谅。即使是对所谓的血缘至亲,也依然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冰冷无情。

他的大哥,百里明瑞,就是那个男人残忍一面中血淋淋的例子。

挡在他面前的绊脚石,那个男人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开,或者是很轻易的就可以把它一手捏得粉碎。

就是这样一个天性冷血残酷的男人,面对着他可以说是诡异的温柔,百里悠怎么可能相信,他的二哥,竟然也会有着所谓的温暖的兄弟之情?

“咳咳……身为上古妖兽百里溪一族的子孙,果然不得善终啊!”努力撑起身,背靠在身后的一棵百年老树上,百里悠无视浑身淋漓的鲜血,颇有些认命的嘲笑。

百里明瑞因为自不量力的去挑衅他的二哥,最后落得被野兽分而食之的凄惨下场,难道自己也要步他的后尘?

看到浑身都布满的那些狰狞的伤口,尤其是胸口处那可以说是致恋夜命的一击,血肉翻飞,百里悠的眼神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淡然的面对着自己的生死。

这次是他成年之后的试炼,是每个百里一族的子孙成年之后都必须经历的一次考验。

作为有名望的大家族,族里的试炼自然有着一定的危险性,但这却是检验族里子孙能力的最优法则。

而百里悠,他的试炼却是足足推迟了六年。

百里悠自生下来就毫无出奇之处。天赋平平,也没有继承到任何百里一族的能力,因此一直被他的父亲,百里一族的现任族长所厌弃,任其自生自灭。

也因此,百里一族的试炼之地对于百里悠来说,无异于危险之所。

即恋夜使没有上邪的背叛,自己也不一定就可以走出这个无异于原始森林的试炼之地的。

这里生活着的那些野兽,身上保留着最原始最上古的野性不说,甚至因为这个地方弥漫着的某些诡异气息,里面无论是无害的植物还是温和的动物,都可能在瞬间夺取人的性命。

差别只在于,最后死之际心里的哀伤不同罢了。被最信任的朋友背叛,心里必然鲜血淋漓,撕裂般的痛啊!

青年惨淡的笑着,眼里最后闪烁着的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