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恋夜秀场

恋夜秀场

时间:

宋家的背景可以一直追溯到清朝,祖宗是文豪,在朝廷做了大官,政治资本滚了几十年,到了现在已经演变成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宋老爷五恋夜秀场十余岁的时候,得来一nv,圆脸玉雪可ai,两颗眼珠子像是黑葡萄,嘤嘤小嘴咯咯直笑。

全家都把她当恋夜秀场做宝一样ai护宠溺,要风有风要雨有雨。

宝贝的百日宴过后,老爷子大笔一挥,狼毫笔落下三个大字“宋俊英”,定下这么个似男非男似nv非nv的名字,不过是对她日后寄予厚望。

老爷子虽ai宝贝,可是更ai清净,长年或寄情山水,或书房入定,手上一杆毫笔可文书可画画。老伴早已过世,还恋夜秀场与两位姨娘伺候左右。姨娘有时间带一带宝贝是可以,可是教育的话就无法让人放心了,于是宋宝贝在四岁以前,基本上由自己的大哥来带。

大哥宋振骐大了宋宝贝十五岁,下面还有两个弟弟,b起两个调皮捣蛋的家伙,宋振骐更喜欢胖腿胖胳膊的小宝贝,时常带着她去花园玩耍,睡前也要朗诵一篇童话故事,嘱咐冰淇淋吃能吃半个,吃多了会拉肚子。

所以说,宋振骐曾经很ai过宋俊英,他青少年唯一的童心和ai心都如数奉献给自己的小妹,只是随着年岁渐长,那gu柔肠早已消弭于无形,日渐严肃的脸,配上刀削斧凿的五官,显得越发沉默凌厉。中学一毕业,便远渡海外,去了德国柏林的军官学校。

待他留洋镀金过来,宋俊英已经长成他格外讨厌的模样,饭桌上永远不会好好吃饭,吃两口不ai吃了就开始撒泼,书也不好好念,课本被她撕成破烂叠上飞机满客厅到处飞,衣服也不好好穿,经常偷了哥哥们的校服和西服套在身上,半夜自己偷偷把辫子给剪了,短及耳廓....真的就像她的名字,男不男nv不nv。

宋老爷原本不管,等到想管恋夜秀场一把老骨头已经管不动,再说宋俊英那嗓子,叫起来能掀翻房顶,宋老爷遭遇了一次耳膜破裂的悚然危机,便再也不管了。

宋俊英洋洋得意,在宋家老宅唯我独尊,坏起来连爸爸的俩位老姨娘都骂。

也不知道在哪里学来一嘴的脏话,说姨娘们是封建残余,是老不要脸的,应该离了宋家自立门户。

宋老爷气得当时发了心脏病,被连夜送到医院抢救,抢救回来,他g脆搬到宋宅后面的北苑,从后头开了门,进出吃喝都在那边。

宋俊英见老爹恋夜秀场当场气晕,还担心好几个小时,后来跟到医院,说是没什么大事,愧疚之心瞬觉飞到九霄云外,溜出医院跑到街上买吃买喝,自己还看了场电影,捧着一杯冰快活的回家。

宋振骐乘着小汽车回家,黑着脸清场,回房取了自己的马鞭预备关门打狗。

俊英一见情形不对,跑得b狗还快,冲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了。

宋振骐刚从市政府回来,一身深se笔挺的军装,正中五粒jing光钮扣颗颗系好,缝线笔直的袖口别着宝蓝se钻石袖口,衣服上摆一丝不苟的扎进k腰带,一双腿又长又直。他的个头很高,脸颊立t,r0u身被军装一丝不苟极尽完美的包裹着,显得有些削瘦。

家里人人都怕他,唯独小不点俊英不知天高地厚,也许是记忆中还残余着大哥哥给自己讲童话故事的记忆,也许就是纯粹野惯了不受管束。总之她笑眯眯的靠在门背上捂恋夜秀场嘴偷笑,想必大哥哥也不会真拿她怎么样。

宋振骐手上端握着马鞭,一下一下的拍着自己的掌心,嗓音轻飘飘的带点暗沉:“俊英,开门。”

俊英吭哧吭哧地笑,笑声从手指缝里露了出来。眼睛眯成两条弯月,笑成一只小老鼠。

“我数三声,如果你不开门,大哥对你就不客气了。”

宋振骐在那边数,俊英仍旧没有当成一回事,pgu流氓似的左边扭扭右边扭扭,木板那边才数完一个“3”,大门哐当一声发出强烈的震动,俊英的pgu刚好靠着门板,于是狗吃屎一般往前趴到地摊上。

她这才真正吓到了,膀胱处受到震荡,立即尿了一点儿。

俊英m0了m0k裆,瞬间满脸cha0红,黑葡萄的眼珠子挂了两颗泪珠要掉不掉,她赶紧翻了个身朝外结结巴巴的回应:“哥、大哥、大哥...别踹了...恋夜秀场.”

宋振骐给过她机会,接下来准备下狠手,自然不会听她的。

房门哐哐哐的大动,门锁处嘎吱一下,木纹裂开,再来两下,这门就彻底报废恋夜秀场了。

俊英脑子灵光,惊惧的同时没忘了给自己叫援兵,p滚尿流的半爬半跑到床头的木柜便,捉了金hse的手摇电话颤巍巍的拨号码。

二哥和三哥自结婚后就搬出去了,离老宅不算远,也就半个时辰的车。

哇,半个时辰?

俊英脑子蒙圈,但不求他们又能求谁恋夜秀场呢,老爹早就不管她了。

俊英心急火燎的,一米四的小个头原地蹦跶跳脚,完全不敢朝门边看,那头电话一通,她长大嘴巴岔子哇哇大哭起来。

宋振峰刚刚吃了晚饭,正跟太太讨价还价去买辆新的小汽车,突然接到小妹电话又听其大哭,心中纳罕,开口劝慰:“小宝贝,小乖乖,你怎么哭成这样,发生什么了?爹不行了?”

“你、你爹才不恋夜秀场行了!”俊英ch0u泣着喊救命:“大哥快要把我的房门踹烂了了,二哥,你快来救我呀,大哥会打si我的!”

“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你才多大,十三岁,大哥顶多嘴上训训你。”

“呜呜呜...二哥,”俊英软着腿,打着哆嗦,门已经被人踹开了。

宋振骐轻轻松松踢开落在地上的大半个金属门锁,反手带上房门,没他的允许,佣人也不敢贸然凑近。

他敛着眉,从俊英手里ch0u了听筒放到耳边:“二弟吗?”

“是是是,大哥,宝贝又不听话了吧,该教训教训,我支持你。她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爹又管不住,都靠你了大哥。”

宋振骐嘴边扬起一丝笑:“嗯,好,挂了。”

俊英要是知道二哥这样出卖她,不晓得要伤心成什么样,不过她永远不会知道恋夜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