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夜的嫂嫂们,都感叹妹子嫁对了人。宁王看着外表冷冷的,仿佛什么都不会入他的心似的,没想到却是个疼媳妇的,任凭媳妇怎么折腾他他都依着宠着,乐在其中!

褚家的男人不乐意了!什么意思?妹妹嫁对了人,合着你们都嫁错了?我们褚家的男人也不赖,相貌堂堂,人高马大,年轻有为,关键人品正,不会在外面乱来。多少女人羡慕你们加入褚家呢,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妹夫那样的,满天下能找出几个?你们就别想了!

邢紫风、安雅郡主的男人随着公爹出征了,留在家里的褚二和褚三,都遭到了自家媳妇的白眼。袁海晴可不是泥捏的性子,当即拿着鸡毛掸子,把自家男人打出了院子——她这里就感慨了一句,这货上纲上线唠叨个没完,揍得轻!

卫梓萱性情温柔,又怀着孩子,她也不跟褚三争,只是拿起剪刀,将给褚三做了一半的骑装给剪坏了!

褚慕桐心里霍霍的疼——他的衣服都是媳妇给做的,无论色彩搭配,还是上面的绣花,都被同僚羡慕嫉妒恨。这件衣服,他准备参加秋猎的时候穿上显摆一番的……

怀孕的媳妇,果然惹不得!他陪了许多好话,有许诺媳妇不少好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媳妇哄好。他惋惜地看着绣篮里已经做了一半的衣服,不敢提骑装的事。生怕媳妇误会他认错态度好,是因为一件衣服。

卫梓萱却轻声细语地道:“妹妹是孕妇,我也是孕妇,你看看人家宁王是怎么做的?你要是能在我半夜饿醒的时候,去厨房帮我做一份最简单的疙瘩汤,我都心满意足了!”

褚慕枫傻眼了,他自认能文能武,却唯独在厨艺上一窍不通。一家人流放到西北,最困难的时候,他顶多帮着家里砍个柴,烧个火。大哥二哥都能做些简单的饭食,唯独他——让他做饭,纯属浪费粮食!

不行!从今天起,一定向厨娘请教几个适合孕妇吃的饭食,免得媳妇心态不平衡之下,再也不给他做衣服了。唉!这个妹夫,你说你讨好妹妹,那么多方法不用,非亲自下厨!这不是为难人吗?

褚慕枫见自己只迟了一会儿接话,媳妇又不高兴了,忙道:“媳妇你放心,今天晚上保证让你吃上我亲手做的疙瘩汤。不过……可能味道上远不如厨娘的手艺,你可不要嫌弃才好!”

卫梓萱闻言,脸上顿时阴转晴:“只要是你做的,我都会觉得好吃。我想要的不是这碗疙瘩汤,而是你的态度和心意!”

褚慕枫果然没食言,散衙后早早就回来了。他在厨房里一直忙活到深夜,在失败了无数次,差点逼疯厨娘后,终于做出一碗味道还算能入口的疙瘩汤。

卫梓萱终于填补了心中的遗憾。或许是心情好,又或许是顾夜给她吃的安胎药见效了,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轻便,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折腾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君氏听说了自家闺女的“事迹”后,心里是欣慰的,对女婿更是满意了几分。不过,她还是唠叨了闺女几句,让她不要仗着自己怀孕,就变着法儿地折腾她男人。

被娘亲念叨的顾夜,正美滋滋地吃着自己和老公亲手采集的桂花做的汤圆和桂花糕。

她嘴巴里满满的,没来及回娘亲的话呢,她护妻狂魔的老公已经开口了:“岳母,叶儿没有折腾我,我是心疼她晚上没吃饭,主动提出给她做的。您错怪叶儿了!”

君氏觉得好笑。她不过不轻不重地说了女儿一句,这就护上了?女婿太好了,她都反过来担心他被女儿欺负了。

安雅郡主调皮地冲叶儿眨眨眼,问道:“你男人亲手做的馄饨,味道怎么样啊?分享一下感受呗!”

“想知道?”顾夜喝了一口带着浓浓桂花香的甜汤,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道,“等你男人回来,让他给你做一碗,不就知道了?”

“褚小五?他会做饭?”安雅郡主怀疑地问道。

顾夜笑笑,道:“不会不要紧。男人嘛,需要女人的调(禁词)教,才能越来越接近你心中的完美老公形象!”

安雅郡主反问道:“你家男人,是你调(禁词)教出来的?”

顾夜露出得意的小表情:“我家老公,根本不需要调(禁词)教,他一直主动积极地朝着完美老公进取着。在我心中,他再也没有比他更完美的男人了!”

袁海晴和安雅郡主撇撇嘴,异口同声地道:“肉麻!”

顾夜撇撇嘴,把碗里剩下的汤圆,拨到自家男人碗里,表情有些欠揍:“我体谅尔等羡慕嫉妒恨的心理。没办法,即便你们的男人是我的亲哥哥,我依然要切合实际地赞美一下我的完美夫君!”

袁海晴和安雅郡主磨磨牙,摩拳擦掌,加磨刀霍霍。君氏凑趣地道:“你们要是想动手,不用顾忌我。因为她这副模样,我都手痒痒。”

顾夜用擦过嘴巴的帕子捂着眼睛假哭:“娘亲,我还是你的贴心小棉袄吗?你不爱我了吗?有了儿媳妇,女儿就不香了吗?”

君氏笑着道:“是呀!你这个小棉袄漏风了,没我几个儿媳妇贴心!你不是有你家完美夫君爱吗?不差我一个!”

顾夜忙道:“那怎么一样呢?母亲的爱,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夫君的爱我要,母亲的爱我也要!娘亲,你不可以不爱我!”说着,还抱着君氏的胳膊,用力地摇晃着。

凌绝尘在一旁紧张地看着。不是说前三个月比较危险吗?媳妇做如此剧烈的动作,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他要不要出言提醒一句呢?

好在丈母娘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出言温柔呵斥道:“停,停!你这胎还没坐稳,哪能像以前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你要是再这样,我就送你两个有经验的嬷嬷,让她们亦步亦趋地跟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