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人注意的角落,一名女魔修带着一个身形只有七、八岁,披着藏形斗篷的孩童,静静地离开了苍梧。

二人来到了角城中,走在大街上,她低声道:“你可看到了,界主修改了规则,再也……我们再也不会跟北冥人打起来了……”

但那孩子只是懵懂地抬起头,那头蓬下,露出一双漂亮的黄绿鸳鸯猫儿眼,说道:“师父,你在说什么啊,北冥人早就被打跑啦!”

那女魔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看到旁边的茶楼,鬼使神差地起了一个念头,她带着男孩进去,点了一壶店里最好的茶,然后将茶杯斟满,推到小男孩的面前。

他端起杯子之后,先是轻轻闻了闻,然后眼睛一亮,问道:“师父,这是什么水?好香啊!”

女魔修道:“你且尝一尝。”

那孩子小口小口地将茶水饮尽,然后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师父,真好喝,我能再要一杯吗?”

“能的。”女魔修的泪水不可遏止地流了满面,看傻了那个孩子。

……

这一世,你不再有身份困扰,也许,能活得更潇洒吧?

最后一个赶在苍梧祭典开始前,进入苍梧山的宾客,是一只脖子上系着小包袱的胖橘猫,它旁若无人地走到曲笙面前,蹲坐下来,高高昂起脖子。

曲笙一看便知这是路三千养在三千烦恼地的猫,与北冥人大战结束后,红尘城的甜姑娘、玉丁香、容四等人居然毫不恋栈人间,重新回到了罗浮两界门,却原来是因为与路三千签订了契约,只是不知那契约究竟是什么内容,竟让这些枭雄乖乖遵守……她将那包袱解开,只见里面放着一个锦盒,打开盒子后,里面赫然是一双红木筷子。

那筷子直直立了起来,“嗖”地一声跑得没影,曲笙识海中传来了路三千的大笑声,“吾去也!”

当天下安定,就连路三千也忍不住派出分神,出来看一看这个经过他、夜帝王、曲笙三代人改造后的人间,那个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大同世界”,同时也是在阮琉蘅开启天元盛世、柳昔卿力促道魔融合、曲笙改变修士修炼方式之后,逐渐步入巅峰,被后世颂扬的“黄金年代”!

四千余年风吹雨打,历史在族群的意志中跌宕起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止这个辉煌的文明继续前行。

曲笙微笑地看着鲁延启走上祭坛,在庄重的雅乐声中祝祷四方……

她和夏时隐没于人群之中,未惊动任何人,离开了苍梧山。

这一次,她没有用御风术,步行走在开满稻花的田间,远处有孩子欢笑着跑过,天上飞着两只风筝,可惜放风筝的人技术不佳,这两只风筝越靠越近,最后纠缠在一起,挣脱了线绳,向着那蓝天白云,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从此海阔天空,再不分离。

有道是:

南来北往燕成双,趁星光,少年郎,娥柳牵神,调得自在妆。为活苍山寰北海,烟波纵,奋寒芒。

天下风云入我掌,山河荡,驰骋往,雁门飞渡,虚空任翱翔。往踏北冥驱陌路,江湖远,在吾乡。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首《江城子》送上,《掌门》的正文部分完结。

至此,“正道沧桑”三部曲的故事终于完成,洋洋洒洒两百多万字,从铭古纪4745年开始,直到天元4603年,从一个夏姓少年的家族落败开始,历经三代主角,写这个人间数千年风云变幻,最后,终结于“黄金年代”的开启。

在这三本书中,我想写一群心中有道,心中有义,心中有情的热血儿女,乃至一个门派艰难前行的兴衰史;我想写蠢蠢欲动的野心家、精于算计的阴谋家、自私自利的投机者、立场不同的侵略者,也有正邪难辨,在历史中沉浮的芸芸众生……我心中信念,其实是一句从未出现在文中的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希望我的女主,成为这样的人!

非常感谢大家的一路相伴,在这两年多的时光里,与我思辨,为我加油鼓劲,真的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

接下来,对我个人而言,又会是新的征程。

你们还会与我同行吗?

——

新书预收已开启啦!

《王朝无战事》(暂定名)

女主是将军武力值爆表,天下第一!

女主南征北战,杀伐决断!

还有好姬友和好基友任撩(又名女将军和她的忠犬们)!

求收藏,求包养,求大家送道长飞升!

=======================

番外放送表:

仙界篇番外。

三对男主女主婚后番外。

行岚行然的番外。

晏修青春期番外。

北冥界番外。

夏凉的番外(紫衣少女)。

注:番外不日更,会从3月8日开始更(容道长喘口气~),尽量在三月内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