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他在看着你 >   第165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事实证明,即便只是一座巴掌大的小岛, 也分中心和郊区。 首发哦亲卡隆咖啡馆边已见不到什么人, 闹市区仍门庭若市。四处灯火璀璨, 高楼鳞次栉比,比万年不变的伦敦更像现代都市。

道路两旁的树枝上挂着小灯, 乔伊如穿梭于浮动的灯的河流。耳塞里, 伽俐雷的指示还在不停地传来:

“往左走……不对, 往右走, 百度地图太垃圾了……很好,就这么保持直行, 胜利就在前方,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三四, 向左向右, 再来一次!”

忽略伽俐雷傻透了的口号, 乔伊冷冷地停下脚步:

“到底往哪走?”

“gps定位不稳定啊。”

伽俐雷可怜兮兮地说:

“百度地图太调皮了,一会儿显示夫人在这条路上,一会儿显示夫人在那条路上……但是先生您不要丧气, 夫人已经离你很近了, 方圆百米之内一定有夫人的身影!来,我们再把刚才的动作做一遍!一!二……”

乔伊直接挂了电话。

这是李文森挂名的大学城区,偶尔她会来这里给本科生上课。自从李文森被无罪释放后,那个被他安装了跟踪器的羊皮小包就被她束之高阁, 地图上也没有和他互加好友,以至于现在他想知道她在哪里都成了一件很难的事。

她会在哪?

手机因长时间的通话有些发烫,于是手心跟着炙热起来。这种感觉极其陌生。向来都是他站在高处,俯身他人,难得处于这样进退维谷的境地,一时竟找不到联系的借口。

乔伊摩挲了一下手机外壳,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得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然而,就在他想按下拨通按钮的那一刻,十米之外的甜品店门,在他面前徐徐推开。

下一秒,一只纤细的手紧接着扶住门框,李文森踩着黑色镶珍珠的细带凉鞋,戴着一顶精巧的贝雷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一步一步从挂满榭寄生的马卡龙色小屋里走出来,细碎灯光映亮她言笑晏晏的眉眼。

——晚风一帧一帧地拂过街道。

她的裙摆也被微微带起,唇上是极淡的豆沙色,转身微笑的某个瞬间,满街的喧闹声,风声、水声、叫卖声都仿佛消失了。

她乔伊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举着手机忘了放下。

……

他往前走了两步,刚想像他七年来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故作不经意地偶遇,用疏离的姿态和言辞掩饰他正身处爱河的事实……就见旋转玻璃门又转动了一下,一个身材修长、麦色皮肤的男人走到她身边,手上提着一盒和她一模一样的蛋糕。

这……

乔伊停在原地。

淡奶油、栀子花,夜色和云朵的气息,在这一刻,又被风吹散。李文森下楼时,男人绅士地扶了她一下,不知说了什么过时的笑话,李文森还没站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多久没对他这么笑过了?

行人一对一对地从他身边穿行而过,他望着前方李文森弯弯的眉眼,只觉得自己像在逆水中行进的舟,丢了划船的桨,只能顺着河流向后退去,一步步离她越来越远。

不过一个笑容,也会让他如此难以忍受……就像有人把冰块放在他的心脏上,许久许久不拿走,直到寒气一点点沁入血管,肺腑被低温刺到生疼,他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的感觉。

……

李文森从未发现保安组组长周前是这么有意思的人。

她按照惯例在周五来大学城这边淘新书,恰好在筒骨拉面摊上遇上周前,又恰好她要买一身野营装备,两人边吃拉面就边聊了起来。

周前是雇佣兵出生,平日不苟言笑,两人也算同事了一年半,却只在沈城的办公室里见过寥寥几次,每次都是擦肩而过,根本没机会交流,她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他持认为有人会把微型探测器或其他什么高危物质安装在蚊子身上带进科研所,于是带领保安组那群神经过分紧张的男人,在高压电网和研究所的破败围墙之间安装了驱逐动物的超声波装置,还在更远的地方筑起了一面巨大的防风墙。

直到今天。

保安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除了会打,还要情商智商双高,李文森和周前聊了两句就知道,这个男人洞察能力极强,她只是顺带问了一句附近有没有什么溶洞,他就立刻知道她想做什么。不仅对各种野营装备如数家珍,野外生存技能的熟稔程度也堪比贝爷的《荒野求生》,讲的都是网页搜不到的实战经验,李文森如获至宝,就差掏出一个小本子把他说的都记下来。

还难得特别有绅士风度。

她先是因为鞋子打脚,顺路去换了一双新鞋,又想着上次给乔伊买的蛋糕被吐槽奶油廉价,再买一个赔礼才好,又把周前拐到了蛋糕店。这个男人从头到尾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色,周到程度和刘易斯有得一拼。

和上帝乔伊相处久了,再和正常男人相处,真是随便来一个都让人热泪盈眶有没有。

“大型溶洞倒是没有找到记录,但是附近有个废弃的地下矿洞,洞口是天然形成的,不知现在有没有被封上。你们有个的同事,每年都有那么几个晚上站在洞口,一副要往下跳的样子,我们的保安夜里巡逻看见吓坏了,立刻冲过去抱住他,怕他轻生。”

“结果呢?”

“结果有些离奇。”

周前眸子里露出有趣的神色:

“那个想轻生的人身上绑着降落伞,保安抱住他的时候他刚把降落伞撑开,两人就一起慢悠悠地落在了洞底。”

“……”这也行?

“你猜那个夜里神经病一样绑降落伞往下跳的人是谁?”

“谁?”

“沈城。”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李文森笑到一半捂住嘴:

“不行,不行,不能笑,沈城会半夜来找我的。”

“沈城不会在意这些,他的私生活可比区区一个笑话有趣得多,只是在你们面前装的人模狗样罢了。”

周前语气有感慨。他和沈城关系一向不错,两人据说有多年的交情,沈城的骨灰也是由他交到沈父手上。

不然以他履历,也不至于被沈城挖到这么一个山旮旯里当保安。

“保安界还有一个流传挺广的段子,不知你听过没有。”

“怎么说?”

“据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

“为什么?”

他温和的眨眨眼:

“因为保安每天都逮着人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哈哈哈哈哈哈……”

……

时节已近二月,岛城上春天来得早,道路两旁已遍开鲜花,身侧商铺林立,到处挂着亮晶晶的红灯笼。大概是沉在死亡的阴影里太久,李文森许久这样畅快地笑过,她站在一处甜品小店的门口,正笑不可抑,忽然似有所觉,转身朝身后望去。

行人如流,灯光如织。

四处陌生面孔,举目四望,并无一人相识。

周前:“怎么了?”

李文森望了一圈:

“你有没有感觉有人在看我们?”

周前反跟踪反侦查是专业水准,凝心看了一会儿:

“会不会是街边的商人?”

“不是。”

那束目光的感觉很熟悉,就仿佛……她一直被这样注视着,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从没远离过。

“可能是我幻觉了吧,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好人做到底,既然已经遇上了,就顺便把你的攀岩和潜水装备一起买了。”

周前朝前扬了扬下巴:

“就在前面五十米的地方有一家挺专业的店。”

“好啊。”

李文森摇了摇头,把这种感觉从脑子里晃出去,不再多想——乔伊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喧闹的地方?他最讨厌被人围观了。

她和周前前方式一家apple体验店,路过时,店主正从门里搬出一块极简约的黑色玻璃板招牌,上面简单写着——

苹果教育优惠,最后一小时。

apple的教育优惠是只针校园里的学生和教职工的促销活动,一般在学期开始的时候会有,优惠力度不算大,一台一万的ac电脑能节省到近一千的样子。

“你稍等一下。”

她真是穷了好久,一看促销活动就眼前发亮,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早在剑桥时,乔伊和她的合租协定之一就是她负责给他做饭拖地洗衣服放洗澡水,作为抵扣,他会承包她平日的伙食费。每月五号她会定时接到一笔来自乔伊的转账,这笔钱就是他们两个人全月的生活费。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逐渐了解乔伊在私人理财方面有多不靠谱。

买东西从来不管商品价格,签协议前从来不看金额多少。有一次她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胡萝卜涨价了,第二天就收到来自乔伊三倍的打款——喂,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商品经济体系是要崩溃了吗?就算再怎么涨价也不可能一夜涨三倍啊。

但乔伊的不靠谱,也给了她可趁之机。

她穷得实在太可怕的时候,就会把买菜的地点从便利超市转到唐人街的菜市场,尽可能地砍价,再把节省下来的钱暂时地、偷偷地挪到自己的卡,等手头稍微宽裕,再低调地放回乔伊的钱包里。

整整五年,乔伊居然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钱包里的现金数额是会自动变化的。

然而他在她施行这条小策略的第二个月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乔伊开始给她发一些路边便利店随处见的折扣信息,一星期会有一到两条,完全高冷,没有一点附加语言,就是看到了,拍下来,转发。

她起初莫名其妙,难道是乔伊钱也不够用了,来提醒她要节省生活费?

但她真是超迷恋折扣价,不管多贵的东西,一定要赶在优惠活动时才觉得心满意足。不得不说乔伊每次发给她的折扣信息都帮她省了一大笔钱,久而久之她也习以为常,甚至作为回馈,每次看到折扣信息时,也会习惯性地转发一条给乔伊。

比如现在。

恰好乔伊之前有随口提过,想换新版ac电脑。

她随口说了一句等教育优惠时买吧,折扣能便宜一点,乔伊把手里二十万一本的古籍塞回书架,垂眸微笑了一下,说好。

李文森编辑短信很快,连现在自己已经和乔伊分手这件事都没考虑到,几乎是条件反射就拍了一张照片并艾特乔伊。

她手指微动,发送。

——叮。

一声极细极细的声音,顺着夜晚的风、顺着初春的香气,像一滴水珠落进大海似的,在喧闹的夜市里,寂静地响起。

乔伊?

李文森蓦地回过头。

行人如流,灯光如织。

四处陌生面孔,举目四望,并无一人相识。

……

“你怎么了?”

周前不知她为何忽然朝回走,拉住她手臂:

“文森?文森?”

她却连理会都不曾,直接挣开他的手,拉起裙子一角,就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

“乔伊?”

周前原本还想拉她,听到这一声,忽然了悟般垂眸微笑,眼眸中又露出有趣的神色。

他就这样看着她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背影消失在一盏一盏的水晶小灯后,许久许久,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抬头望向星空的方向,轻声说:

“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天上的星星明明灭灭,一直延伸到大海那头,那样多,那样密,每一颗都在眨眼睛。

“你的好朋友李文森已经有人守护了,沈城,她压根不需要额外的保镖。”

一颗流星划过天空,仿佛应答。

在这个边远的岛镇,只要你不眨眼,平均三秒钟就会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你永远分不清它是你哪个死去的亲戚。

“也罢。”

周前兀自一笑,不再看广袤的星空,只是转身朝与李文森相反的方向走去:

“朋友一场,既然已经答应你,我就在这里呆到最后,看看会不会有你想要的结局。”

……

而街道另一侧。

周五街上行人实在是太多了,卖金鱼的,卖首饰的,各种廉价的小摊挤挤挨挨,颇有点印度闹市的味道。李文森身边站着一个卖气球的老人,视线里充斥着各种花里花哨的金鱼气球,根本看不清乔伊在哪。

面前一对情侣走过,一个酷似乔伊的背影,隐没在前方层层的树影里。

“乔伊?”

李文森伸出手,想要把眼前的气球拨开。

她今天戴着素金手链,链侧系着一颗小小的珍珠,伸出去时,不小心挂到了那一大捧气球的绑绳——

刹那间,上百只彩色的气球散开,飘飘摇摇地飞向天际。

李文森抬起头,就看见乔伊站在街道对面,隔着一条斑马线,一盏红绿灯,隔着一百只挤挤挨挨的气球,隔着河水一层一层细碎的波光,正静静地望着她。

“乔伊!”

李文森挥了挥手,生怕他没看见,没等红绿灯闪烁完,已经抬脚朝他跑去。

白色裙摆,黑色皮鞋。

车辆的灯光一阵一阵扫过她纤细的手臂,她弯弯的眉眼那样璀璨,和方才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又似乎处处都是区别。

原来还是不一样的……还是不一样的,她并不是对谁都会这样笑,也不是对谁都会这样亲近。

原来,他还是不一样的。

乔伊怔怔地看着她朝他跑来的身影,心脏上仿佛有什么在融化,他甚至能听到水滴在他胸腔里的声音,滴答,滴答。

渴得不得了,却喝不到水。

只能无休无止地听着那水声落地,滴答,滴答,滴答。

“乔伊。”

她跑到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脸上的神情就像她平时看到超市促销时那样开心:

“你看到我给你的信息没有,我们算错时间了,苹果教育优惠还有一个小时就结……”

她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见乔伊站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伸出手,一把拉过她的手臂。

橙黄色车灯,风一样扫过他潭水般地眼眸。

李文森猝不及防,撞进他怀里。

“抱歉,我等不下去了。”

乔伊伸手抱住她,他手臂搂得那样紧,仿佛要把她的骨骼揉碎进自己的骨骼里,从此再没有分离。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悔婚,但是文森,即便只是假装和你分手我也做不到……这种能看见你却没办法拥抱你的日子,我已经一秒钟都等不下去了。”

……

半个小时后。

李文森和乔伊一前一后站在肯德基柜台前,一个手里拎着全套的野外露营和登山装备,一个手里拎着一台崭新的粉色ac。

大概是他们站的时间太长,肯德基柜台的漂亮服务员已经从乔伊的美色中清醒过来了,她看看乔伊又看看李文森,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您、您……需要来一点什么吗?”

“稍等。”

李文森抬头看肯德基的菜单,面无表情地说:

“我还在考虑是来一点什么,还是什么都来一点。”

服务生:“……”

“算了,还是什么都来一点吧。”

服务生:“……”

……

最后他们还是点了两个全家桶、两个小翅桶,两包薯条,两杯可乐,并两个圣代。

“我不明白。”

在等待送餐的间隙里,乔伊斜斜靠在吧台上,垂眸望着李文森的侧脸:

“李文森,你在听完我告白后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感动得痛哭,而是拉着我飞奔到苹果体验店,抢在教育促销优惠的最后一秒买电脑?”

“……”

李文森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根本不想回答。

像乔伊这种从没为钱发过愁的男人,这辈子都不会明白她对促销活动的迷恋。

“你看到那个服务生的袖扣了吗?她的工作服上粘着一根金毛犬的毛,明显是在工作期间逗了狗。”

乔伊瞥了一眼透明隔罩后的烹饪区:

“再注意左边第二个厨师,他一直在弯腰,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有严重的鼻炎……右边那位女性刚才从我们身边经过,抽出纸巾打了一个喷嚏,但她并没有去吸收消毒,现在也没有戴手套。”

“……”

李文森按了按太阳穴:

“乔伊,如果你不想吃可以不吃,我又没有求你和我一起吃。”

“不。”

乔伊淡淡地说:

“你刚刚还和那个傻透了的保安一起吃蛋糕,没道理你能和他一起做的事,我不能和你一起做。”

“那你能不能闭嘴?”

“不,除非你先告诉我我们下一次的婚礼可以在什么时候举办。”

“……”

想起她刚才和乔伊僵持了多久,他才终于不像盯着一个囚犯一样视线跟着她转,她又和他谈判了多久才让他极不情愿地松开她,李文森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文森特。”

乔伊坚持要得到答案:

“我会给你充分的时间,从现在开始到我们用餐结束,你有足足十分钟可以尽情考虑什么时候嫁给我……还有你能不能把帽子戴高一点?”

他冷淡地敲了敲她的帽檐:

“我想看到你的脸。”

……

这样意外得来的一个夜晚,居然是他们在一起以来,最像约会的一天。

但是和乔伊约会注定和其他人约会不同,他站在人群中简直像个自动发光机,李文森一路上受尽各种各样的目光,最后终于忍不住,拉着乔伊钻进了肯德基,这才有了一开始的那幕。

两人之后又一起去了这附近最贵的一家咖啡厅点了咖啡,乔伊这才勉为其难地吃了一点。从咖啡馆出来时已近午夜,他们遇到之前李文森不小心弄散气球的那个老人,乔伊居然忍住了冷嘲热讽,礼貌地帮她赔付了现金。

“我原本打算叫住你,女孩,直到我看见你奔跑的方向。”

老人温和地看着她,在她和乔伊手里一人塞了一只气球:

“年轻人,祝你幸福。”

……

最后他们又去了李文森经常去的那家书店,书店里有小张长桌,兼职卖咖啡,一般会营业到凌晨一点。

这种书店不是乔伊的菜,所以他只是坐在那里,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挑书,好像她下一秒就会变成青烟从世界上消失。

“说起来,我上次被人跟踪,就是在这家书店。”

李文森从书架上抽出那本福柯的《精神疾病与心理学》,随意翻了翻:

“那个跟踪者和我进了同一家咖啡厅,买了同一款咖啡,进了同一家书店,买了同一本书的上下册,你说,这种缘分像不像爱情?”

“这句话真有意思,七年来我们可不止一次进过同一家咖啡厅买同一款咖啡,我的书架上二分之一的书都没有上册,上册全在你房间的垃圾桶旁边,这么深地缘分,也没见你联想到爱情过。”

“我后来不是联想到了吗?”

“嗯,花的时间也没有很长。”

他嘲讽地说:

“以北纬二十三度的线速度来算,地球才刚刚自转了二十四万米而已。”

“……”

“之后你还被人跟踪过吗?”

“没有了吧。”

李文森思索了一会儿:

“也就那一次,大概是意外。”

“这世界上从没有意外,每个偶然都是无数个必然组成的。”

乔伊伸手帮她拿下一本她拿不到的书,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冷淡:

“比如你一直在和我强调今天你和那个叫周前的保安只是偶然相遇,但这句话本质是不成立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偶然’这个说法。”

“我们真的是偶然相遇,给他买甜点是答谢他愿意帮我挑选野营装备。”

“这也是我想问的,好端端的你为什么忽然要买野营装备?”

“想买就买了,你的问题真不是一般般多。”

“如果你愿意对我坦承一点点,我就可以什么都不问。”

乔伊随手翻了翻李文森放在一边的书本:

“但你不,你不仅一点都不坦诚,还时常自作主张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以至于我不得不变成一个喜欢追根究底且的男人,这都是你的错。”

“……”

李文森简直招架不住这样的乔伊: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求你原谅我。”

……

淡淡的光线从书架上漏下来。

李文森许久没有听到乔伊说话,疑惑地回过头,就看到乔伊坐在木质长椅上,单手支着额头,正静静地看着她。

她下意识地笑了一下:“怎么了?”

乔伊没立刻回答,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极其自然地把她拉进自己怀里,下巴也搁在她肩膀上。

半晌。

“我原谅你。”

他更紧地抱住她,低低地声音在寂静的旧书堆里响起:

“所以,文森,你又回到我身边了对吗?”

“……”

李文森伸手回抱住他,没有说话。

他似乎也没指望她回复,又接着以一种肯定的、自问自答的语气说:

“嗯,你回来了。”

李文森只觉得无名指一凉,垂头一看,一枚精致的祖母绿戒指已经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正是她在监狱里和乔伊决裂时,他扔掉的那枚。

“李文森,这是你最后一次自作主张把我推开,我原谅你了……但从今以后,你再没有这个机会,明白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怎么会把行踪告诉你们呢,我要做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这样才会显得英俊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