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君骞煜拿出夏波公主给他的手镯:“这是夏波公主的信物,她说国师一定会认得的。”

国师朝着他们的方位稍稍倾身,那童子赶紧从君骞煜手中接过手镯,送到国师手上。

国师双手捧着那手镯,细细地摩挲着,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欣喜似眷恋又似忧伤,良久都不曾言语。

紫云心中有些焦躁,不知为何,她自从入谷以来,便感觉心中一直在躁动,仿佛有什么正在召唤着她一般,让她根本不能安定下来。

她有点急躁地看了看君骞煜,却见他严厉地瞪她一眼,并且为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紫云只好强自按捺下焦躁的情绪,耐心地等着。

过了许久,国师才终于开口:“不错,这正是我亲手给她做的手镯,没想到这么爱美的她还会一直戴在身边。”说着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小姑娘终于要嫁人了,真好。”

说完才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朝君骞煜道:“方才你说你们是来谷中求医的,那病人呢?”

这下连君骞煜也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了,昏迷中的宁溪一直便在他的手中抱着,进屋以后他甚至都没有把她放下来,而是就那样放在膝上,抱在怀中,明眼人只要一看便知道病人应该是谁。

这时那童子及时站出来说了一句:“我家国师眼睛看不见。”

君骞煜诧异地看了一眼国师,只见他双眼黑白分明,乍一看跟正常人完全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在知道他看不见的前提下仔细看的话,确实能看出来双目无光,缺乏一点神采。

但看他刚才行动自如的模样,谁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是双目失明之人。

国师自嘲地勾了勾唇角:“见笑了。”他眼睛看不见,所以听力特别敏锐,一般情况下可以通过旁人的行动来判断人数和行动方位,但对于沉睡中呼吸缓慢的宁溪,那就无能为力了,顶多也是觉得君骞煜的体重稍重而已。

最后还是君骞煜自己开口说:“鄙人的妻子正在这里,如今昏迷不醒,人事不知。”

国师点了点头:“今日时辰已晚,三位客人请先安置下来,明日再去血池吧!”

既然主人都这样说了,君骞煜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先前那童子自去安置不提。

第二日一大早,便有童子前来敲门:“国师已经在血池等你们了。”

君骞煜抱起宁溪,跟着童子走了出去,紫云赶紧也跟了上去。

那童子带着他们七拐八绕的,走到一座全部用石块建成,规模颇为宏大的屋子前,这屋子建得有点怪异,屋顶乃是圆形的,顶上一个尖尖的顶,如利剑一般直插天空。

那童子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在大门口先弯腰行了个礼,才引着三人缓缓走了进去。

屋内是一个宽敞的大殿,青砖铺地,光鉴可人,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只有正中间一个神龛,供奉的是一朵红色的莲花,鲜红的花瓣是半透明的,光华流转,极为美丽。

童子先在神龛前的一个白玉盆子里洗了洗手,随后取出三支线香点燃,恭恭敬敬地朝那红玉雕成的莲花拜了三拜,插在香炉中。

转过头来对君骞煜他们道:“请两位贵客也拜一拜吧!”

君骞煜与紫云两人便依样画葫芦地拜了一轮。

说也奇怪,两人刚刚拜完,也不见那童子有什么动作,便听到一阵轧轧声响,血莲前面的地板上缓缓裂开了一道裂缝,一道狭长的楼梯蜿蜒而下。

那童子手中举着一盏油灯,引着几人走了下去。

楼梯之中安静得呼吸可闻,只有几人浅浅的脚步声,一步步往下,就连一向镇定的君骞煜,心里也不由一下一下地揪紧,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局面,而这所谓的血池又是否真的能够救得了宁溪的性命。

最后来到一扇厚重的石门前,那童子拨弄了一下旁边的机关,石门很快朝两边滑开,一道诡异的红光登时就将站在门口的几个人笼罩了起来。

昨日见过的国师就在门内,淡声朝着他们道:“进来吧!”

今日国师换了一身纯色的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看起来凭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这长袍原本大概是白色的,可是在一室红光的笼罩下,显出的是淡淡的红。

当然红得最炫目的,是眼前一个巨大的血池,原本听说血池,总是以为有着夸张的成分,怎么也想不到竟然真的会有这样一池血红的液体,粘稠而厚重,在池中延绵不息地汩汩流动。

血池的正中央,伫立着一株血色的莲花,有寻常莲花的两倍大,看起来跟上面所见的那株血玉红莲又有所不同,那株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而眼前的这一株,虽然颜色诡异,但无论怎么看,都是栩栩如生,像是活的一样,仔细看时,甚至还能感觉得到那薄薄的花瓣似乎在微微颤动。

紫云喉头发出一声奇怪的吟叹,君骞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紫云跟了他不断的时间,平日里行事还算靠得住,极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候,可是如今的她,竟是双目迷离,痴痴地朝血池走了过去,眼看就要坠入池中,脚步也没有丝毫的迟缓。

“紫云!”君骞煜一声断喝,紫云似乎这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站在血池边上,脚底下就是翻滚如沸腾般血红的液体,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快步走回到君骞煜的身后。

君骞煜冷静地看着国师,沉声问道:“这血池血莲如何救人?”

这国师昨日看来,就跟这世上大多数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一般模样,今日在这个略显诡异的环境中,却显得高深莫测了许多,这时只淡淡道:“除去身上衣物,浸入血池之中,每日早中晚各浸泡一个时辰,连续七日,不管是什么疑难绝症,哪怕是已魂断气绝,或是残肢断臂,也能还你一个活生生的人来。”

“就这么简单?”

国师淡淡一笑:“当然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