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凌冬部落’的商队,经过一阵赶路后,终于到达目的地,一座废弃的无名要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座无名要塞,城墙虽然高大,但墙面坑坑洼洼,有几处甚至坍塌,漏出几个狰狞的大洞。进入要塞后,其内破败不堪,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基础设施几乎没有完好的,加上周围阴风嚎嚎,给人一种来到鬼域的感觉。“布克,这是哪啊?”威尔打了个冷战,悄声向身旁的布克询问。“应该是‘冰火之战’时建立的要塞。”布克指向一面墙壁,那面墙壁上有一副模糊的图案。“你看,那个图案就是五百年前卓尔帝国的标志。”威尔走到图案面前,仔细一看,这副图案虽然模糊不清,但威尔还是看出图案印的是一只展翅翱翔的火红色大鸟。威尔下意识的摸了上去,谁知图案一碰,便随风消逝。“威尔,虽然‘冰火之战’中我们的战争败了,但我们的心却没有死。只要我们人类尚存,就会不断反抗,直到推翻永冬女神的统治,恢复卓尔帝国的荣光。”布克面漏坚定之色,语气中带有不容置疑的肯定。‘是啊!只要至尊神大人在,人类一定能推翻永冬女神的统治。’威尔心里默默想到。“走吧!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布克拍了拍威尔的肩膀,随后两人回到临时搭建的营帐里休息。“少爷!您不休息吗?”威尔看到季风站在营帐外,没有进去休息的意思。“威尔,你先睡吧!我想出去走走。”季风完,转身离去。“少爷这是怎么了?”威尔看着季风离开的背影,有点摸不着头脑。季风独自走上城墙,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冷风,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有些累了,但一想到要和一群人挤在一个帐篷里,他就没有睡觉的**。“旅者,为何一人独自唉声叹气?”一声略带威严的女声传来,季风闻声望去,一位女子迎面走来。这女子银发披肩,面容娇媚,唇红齿白,身材玲珑曼妙,身穿一件薄薄的衣物,在风雪的衬托下,给人一种想要将眼前的丽人拥入怀中的冲动。“瑟庄妮大人!”季风点了点头,算是行了一礼。“旅人,有烦心事不如出来吧!”瑟庄妮走到季风身边,眺望远处的风雪。“没!”季风往右挪了挪,和瑟庄妮保持了一定距离。“旅人,我们‘凌冬部落’有一句老话,叫没有什么烦恼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杯。”瑟庄妮从腰间取出一个水袋,朝季风摇了摇。季风接过,打开就带喝了一口。嗯……‘凌冬部落’的酒味道怎么怪怪的,不过还挺好喝。季风又灌了几口后,假装在腰间一摸,实在用信仰之力凝结了一袋酒,朝瑟庄妮递过去。“我的家乡也有一句老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希望你能喜欢这袋酒。”瑟庄妮也没客气,接过酒袋就往嘴里灌。“咳……咳……好辣啊!咳……咳……”瑟庄妮剧烈的咳嗽起来。“这酒很烈,不能牛饮,要呡着喝。”季风上前扶住瑟庄妮,轻拍她后背。瑟庄妮咳嗽起来了胸前的山峰一阵一阵,再配上潮红的脸颊,眼中的泪水,看上去颇为楚楚动人,连一向定力很强的季风,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好酒啊!这酒叫什么名字?”“二锅头。”季风感觉脸越来越烫,急忙放开瑟庄妮。谁知瑟庄妮直接往季风身上一扑,季风躲闪不及,被瑟庄妮抱住。“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瑟庄妮大人,你醉了。”“我没醉!”“不,你醉了。”季风想推开瑟庄妮,谁知一动手,瑟庄妮抱的更紧了。“别动,就让我靠一会,就一会。”瑟庄妮脸上罕见的出现了娇羞之色,像是思春的少女一般。“好吧!”季风犹豫再三,还是心软了,于是二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一场风雪,一面城墙,一对男女。这一切对于季风来,本该是幸福的,但季风心里却是越发苦涩。人世痛苦之事,莫过于你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你却在想另一个女人。‘魅姬……等我。’季风想起了那个在魔珠内沉睡的女人,心里越发坚定起来。“一会到了。”季风推开瑟庄妮,坐在了城墙上。自从季风想起魅姬后,就再也没有了抱着瑟庄妮的心思。“真是无情啊!”瑟庄妮坐在季风身边,在季风耳边轻吐:“呐!你叫什么名字?”“季风。”“季风,好奇怪的名字啊!”“瑟庄妮大人,你该休息了。”耳旁吹来温暖湿润的气流,吹到季风有些心痒,季风急忙岔开话题,想让瑟庄妮离开。“季风,你很特别啊!”“那里特别?”“别的男人见到我,要么被我的气势吓到,从此之后对我敬而远之。要么被我的美貌所打动,想要娶我回家。而你,既没有对我敬而远之,又不想娶我回家。季风,你你特不特别。”“算是特别吧!”“季风,你为什么这么特别?为什么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我想原因有二。”季风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我之所以没有对你敬而远之,是因为我身份比你尊贵。”“第二……”季风再次伸出一根手指,道:“我之所以不想娶你回家,是因为我心里有人。”“有人!”瑟庄妮美貌皱起,语气沉重,显然已经生气。“那个人和我比起来怎么样?”“我只想,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好!好!好!”瑟庄妮揪起季风衣领,脸靠了上来,道:“你知不知道,很少有人能当面拒绝我。”“正巧,我就是那少数人。”季风再次推开瑟庄妮,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朝营地走去。“最后一个问题,你你身份比我尊贵,那你到底是什么人?”瑟庄妮追上季风,挡住季风的去路。“我是至尊神季风,你应该知道我另一个名字,火神‘炽热’。”“哈哈哈~火神‘炽热’,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瑟庄妮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用一种看丑的眼神看着季风。“你笑什么?”季风心里疑惑,自己的话却是让人难以置信,但也不会让人笑到这种地步吧!“算了,算了。本来向给你解释一下的,但时间已经到了。”瑟庄妮镇定下来,用手指倒数:“三,二,一。倒。”季风突然感到眼前一黑,随后没了意识。“md,酒里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