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iquge/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悦点了点头,意思说有用,然后用嘴巴撅了撅六个操盘手,只见六个操盘手一边操盘,一边不断地看黑板。

突然,胡悦喊了起来:34.45,34.46……胡悦一边看着黑板边的一台电脑的分时走势,一边唱着价格,一边画着分时,眼看着手里的粉笔就要划到了34.5。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郝建也走出了他的办公室,站在了玻璃门的门口。庄佳也出现在了大黑板的前面。

只见胡悦的粉笔达到34.5的那一刻,34.5喊了出来,那边电脑声、键盘声,响成一片。

只见唐哥和李哥一边操作键盘,一边报告:成交完毕……此起彼伏,那一个个账户在34.5逐步的成交结束。

最后唐哥和李哥,竖起拳头示意,郝建看到了,微笑的点点头,他跟李哥说:全部成交完毕。按计划卖出十个账户的玉律金科34.5成交。

那边三号、四号,胡大哥和刘爱妹大叫一声:收到。

蔡九看见他们两人紧张地握着鼠标一动不动,他们在等待着什么,而这边胡悦则按照分时的走势正在画着冲高34.5下跌的分时。

蔡九嘟囔着:34.5卖的这么麻烦,不如一次性都卖了多好。

庄佳站在黑板前,回过头来瞪了蔡九一眼,蔡九不好意思了,然后把脸扭向了另一边,而这一边正好是一台电视机,大大的一台电视机,上面正在播报着成交明细。

只看到34.5上面不断的成交着,34.5一千手,34.5两千手,34.5一千八百手,34.5两百手,34.5一千七百手……

蔡九心头一惊,这个秘密我怎么没发现呢?

操盘室里面,五号、六号,唐哥、李哥在34.5元将手里的扎票卖掉,然后通知郝建。

郝建紧张的看着三号、四号胡大哥和刘爱妹,刘爱妹应声答道,然后也接着开始下单,卖出34块5的扎票。

一切都按照计划在执行,10:30价格扛不住了,开始逐波的下跌,而3号4号5号6号已经在暴跌之后的反抽中,两波次的拉高中,成功的将玉律金科的扎票在34.5左右卖掉了。

蔡九颇为惊喜,他眼看着胡悦在黑板上不断地将价格的分时往下走,不断的往下走,不断的往下走。

在玉律金科不断的下跌震荡,下跌震荡过程中,六位操盘手表情淡定,机械化的操作着买进,蔡九知道,五号六号是要在33块5左右买,三号四号则在33块4左右买,而一号、二号的杨大叔,则要在33块3左右去买。

蔡九看了看黑板旁的那部电视机,电视机屏幕上已经暴露无遗,他们买了很多很多,每一笔的成交都在那电视机的大屏幕上不断的往上翻,不断的往上翻,虽然名字不一样,但是买这个扎票都是一样的。

虽然这个电视机的屏幕上反映的是整个营业部的买卖情况,但是蔡九很聪明,他敏锐的发现了夹杂在众多散户,众多扎民的买单、卖单中的相同的东西,就是玉律金科。

在今天玉律金科的暴跌中,能够大手笔的不断的买进,买进,买进的,只有这。

所以他敢肯定,这个营业部没有其他人去买进玉律金科,而只有庄佳这在不断的低吸着玉律金科,所以他得出这个电视屏幕上所有的买进玉律金科的,都是这六个操盘手所为。

直到中午11:30,蔡九已经初步的从这个电视机屏幕上约算出了,至少买了3万手。

蔡九恍然大悟,感觉似曾相识,他以前也在散户大厅的背后的电视屏幕上看到过这一幕,只不过是他没有留心往深处想而已。

表面上看,这是上百个散户在不约而同的陆陆续续的在买进玉律金科,那么今天,此时此刻坐在庄佳的大户室的操盘室里面,对于这个的认识,又是另外一种想象。

从以前的不重视,到现在终于恍然大悟,蔡九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以后如果我离开了庄佳,我离开了这个大户室,我做一个散户,我以后一定要天天都看着这个屏幕,我就可以知道这六个操盘手,我就可以知道郝建,我就可以知道庄佳,他们在操纵哪一支扎票,那么我从中就可以跟庄获利。

而我每天就不用辛辛苦苦的去分析扎票了,我就拿着纸和笔,我把他们的买单卖单记下来,买卖价格记下来,我算他们买的多还是卖的多,我不就可以赚钱了吗?

想到这,蔡九笑了,但是又后悔了,他在自己心里面埋怨自己怎么能做这样龌龊的事情呢?我来扎市是要靠自己的增真本领来赚钱的,怎么能靠这种旁门左道,靠看着别人的买卖来研究买方卖方,去靠跟着机构,好像一个小偷一样去偷窥别人的操作呢,哪怕是偷窥了机构游资的操作也是偷窥呀,也是不道德的。

蔡九在心里面告诉自己:要做堂堂正正的人,要靠自己的真本领来赚钱,坚决不能靠这种偷窥别人账户,偷窥别人账户买卖来赚钱的这种龌龊的方法来赚钱。

当11:30,大户室的门响了,胡悦赶紧跑了上去,打开大户室的门,门外站着一个厨师模样的人,带着厨师的帽子,穿着白色的厨师制服,手里吃力的端着一个很大的一个保温盒。

胡悦认识这个厨师,立刻把门打开,带着这个人走进了休息室。

等到这个厨师走了,六位操盘手也站了起来,陆陆续续的走进了休息室。

胡悦打开那个大大的保温盒的盒盖,里面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

白蔡九跟着这六个操盘手走到了门口,没好意思进去,看着胡悦给六个操盘手每人在安排着饭菜,蔡九一时间不知道是走好还是不走好。

胡悦一抬头,笑着说:快坐下,今天还有你的饭呢。

蔡九一听,这才放了心,胡悦把饭菜汤摆在了大大的长条桌上,然后招呼着门口的蔡九说:快来,你就坐这儿吃。

蔡九这才勉强地走进来,他打量的这个休息室,这个休息室是够大而且环境优雅,电视,冰箱,沙发,吃饭的大长条桌,像会议桌一样那么大,一应俱全,大家坐在餐桌上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