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塑挥舞剑鞘,斩断了那条由外而来的线。

当那条线被斩断之后,原本聚拢起来的肉泥也跟着失去了生机,重新化为一滩毫无生机的肉泥。

“这下总该没问题了。”

方塑继续观察了几秒,发现没有新的线延伸过来之后,就朝着方才那条被自己斩断的线所伸来的方向查去。

他想要知道,在线的那头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导致的这只人猫之脸的怪物不断的复活。

方塑走进了一个房间,打开了灯,昏暗闪烁的灯光将房间照明。

粉色的床和帷幔上布满了灰尘,有些许破损,床上摆着沾染血迹的破烂玩偶,老旧梳妆台上摆满了化妆品和护肤品。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细节的布置,一切都在告诉方塑,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卧室。

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幽暗可怖,但在表侧的世界里,一定是个布置十分温馨的房间。

方塑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看见任何怪物或者异样的生命。

但方塑很清楚,自己的短板之一就是感知。

这一点东方老师指出的很明确,方塑踏入非人者的世界太短了,基本上就等于他接触超自然能量的时间也很短。。

所以方塑不能向林暮雪和西钊两人一样,对于里侧生命体有着敏锐的感知。

于是很多时候,方塑都需要施展终末之瞳才能看到很多被自己遗漏的东西。

比如说,现在。

方塑展开终末之瞳,房间的结构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什么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都看见了。

而在床的下方,则有着一团猩红色的能量。

在察觉到方塑的窥探之后,那团猩红色的能量立马化为一只猫,朝着方塑嘶吼,作攻击状。

方塑没有加以理会,看来那团能量就是导致人猫之脸会不断复活的原因。

方塑推开床,结果在卧室的床底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箱子。

打开一看,方塑差点又被恶心地吐出来。

箱子里都是尸体,不过,是猫的尸体!

每一只猫的皮毛都被扒了下来,不仅如此,还有人用针线将猫的嘴巴缝成了小丑式的自我嘲笑。

当方塑运用终末之瞳观察之后,原本呈现静态的尸体纷纷活了过来,每一个都是迷你版的人猫之脸。

不过可惜它们空有怨气灵体,却没有实体,所以无法将对方塑的恨意付诸于行动。

方塑已经明白了那人猫之脸的怪物为何脸上的表情始终带着讥讽与笑意了。因为它们在作为生命的时候,就被人类以如此充满恶意的方式对待。

不是它们想如此,而是被如此。

至于不断复活的原因也找到了,那滩肉泥是载体,而这个箱子里的是灵魂。

方塑确确实实地杀死了人猫之脸,但每死一个人猫之脸,都会有下一个人猫之脸来继续占据肉身,带着对人类的无尽恨意,挥舞利爪,杀死一切视线内可见的人类。

方塑忽然有些理解西钊的感受了,里侧是永远无法消除的。

只要人类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里侧就会永远存在,不断壮大。

诚然,这个世界自然是有善良之人的。

可这样的人,又有多少。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善行与暴行之间行走。

一念之间,便是天使与魔鬼的区别。

“抱歉了。”

既然找到了源头,方塑就不再犹豫,剑鞘斩下。

在蔚蓝炽烈光辉下,所以猫咪的尸体毫发无损,但它们所蕴含的猩红能量全部消失了,

因为所斩杀的并非尸体,而是那怨灵般的生物。

至于楼下那具尸体,因为所产生的怨念不足以形成一个独立的存在,所以方塑只能连同尸体一起处理。

可人猫之脸的情况不一样,大量的恶意与怨念应该能够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存在。

这团怨灵般的负面能量是由人类对猫咪实施暴行时的恶意加上猫咪对人类的恐惧与恨意而形成了。

所以这才导致人猫之脸,这种具备人与猫两种形态的里侧生命。

解决完这团充满恶意的负面能量之后,方塑起身打开衣柜,衣柜里是一个已经分不清男女的尸体。

因为尸体身上所有的毛发包括皮肤,全部被剥离,眼睛处只有两个黑窟窿,鼻子被削去,嘴巴两侧被划开,缝成了跟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的微笑。

这具尸体的主人,应该就是悲剧的始作俑者。

如果没有他/她的行为,也许这家人家还有得救。

但可惜,没有如果。

里侧生命体的攻击并非没有倾向性。

如果两个人摆在他们的面前,它们一定会率先扑向那个恶意缠身的人。

同理,两栋房子供它们选择,它们也一定会优先选择恶意缠绕的住宅。

所以这户人家在进入里侧的时候,基本就宣告死刑了。

因为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外来的威胁,还有来自内部的威胁。

方塑在检查完整栋房屋,消灭了几只小怪之后就离开了。

至于那个装满了猫咪尸体的箱子,他打算等解决完这次的里侧世界再来将它们安葬。

听起来似乎有些讽刺,人的尸体方塑不想管,但动物的尸体方塑却要将其安葬。

但方塑就是如此,因为比起人,他更喜欢动物。

因为动物更加单纯,也更加让人可以放心信任。

你不用担心它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不用担心它会背叛你。

因为只要你对动物真心以待,它同样会对你报以真心。

当然了,冷血动物或者无法产生羁绊的动物除外。

那些动物在方塑眼中和人没什么区别,一样不喜。

如果不是出了陨石事件,方塑原本的打算就是看看没有相关专业可以让他成为动物饲养员,或者与动物打交道的职业。

可惜,没有如果。

解决完这栋房屋之后,方塑又连续搜索了三栋房屋。

不过很可惜,没有找到一个幸存者。

方塑为了担心是否是自己遗漏了,还特意开启全功率终末之瞳查看了一遍。

但结果很遗憾,除了被方塑消灭的里侧生命体和死者尸体,房屋内没有任何幸存者。

这很奇怪。

因为里侧的生命体除非没有选择,不然都是优先追着那些恶意缠身的人跑。

所以每次搜索里侧都能找到几个或者一些幸存者,而这些幸存者都是些心地善良之人。

或者说,不会对别人恶意加害的人。

所以搜寻房屋的时候,偶尔会能够找到一些躲在衣柜或者地下室的幸存者,或者橱柜里的幸存者。

但这次很意外,一个都没有。

而且方塑还发现了惊人的事实,那就是这三栋房屋内的尸体,死法竟然十分相似!

尸体都是被切成了很多块!

方塑一开始没发现,一方面是因为很多尸块都被里侧的小型生命体蚕食,根本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甚至于,有些尸体只剩下骨骼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方塑也不是法医或者医学生,他对于尸体还是有一定的抗拒,所以并没有把每一块尸块都捡起来检查的想法。

而且他也觉得这样很浪费时间,在里侧,是名副其实的时间就是生命。

方塑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些死者的死法十分相似,是因为在终末之瞳的状态下。

他发现这些尸体的骨骼横截面竟然十分平整,而且每一具尸体的骨骼断裂位置也十分相似!

虽然会有一定的差距,数量少可以说是巧合,但在一定的数量作为分析数据的情况下。

方塑可以确定,这三户人家是死于同一只怪物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