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笔正在纸张上划动,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安静的房间内灯火明亮。

而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陛下。”

“陛下。”

随后便是锁链打开的声音,监牢的大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穿着一身朴素的衣衫,面容俊朗的银发少年。

而这间监牢的主人此刻正穿着一身红袍,坐在书桌前书写着什么。

梅丽珊卓虽然名义上正在住监狱,但实际上享受到的待遇甚至比在城堡的时候还要好,每天好吃好喝,洗衣洗澡都很方便。

并且因为蕾妮丝的优待,梅丽珊卓每天晚上还有机会点燃篝火,然后向着光之王祈祷。

几乎与她曾经在红色神庙中静修的生活一般无二。

沐浴,修经,祈祷,睡觉,一天的时间过去了,然后周而复始。

并且在这段时间内,闲着也没事,梅丽珊卓还成功发展了她在安达洛斯的第一批信徒,也就是这座监狱的一些罪犯还有看守的士兵。

他们每天黄昏来临的时候也会跟着梅丽珊卓一起点燃火焰祈祷,吟唱祷词,祈求拉赫洛赐予他们黎明。

而这些在韦赛里斯进入到这座监狱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些许的察觉。

跟随在他身旁的卫兵也握紧了剑柄。

“你就是梅丽珊卓?”

韦赛里斯在进入到了监室之后让外面的士兵关上了房门。

他要单独和这个女人谈一谈。

而梅丽珊卓此刻也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一双眼眸平静的望着曾经出现在火焰中的少年。

不过如今他真真正正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凡俗的名号不值一提,陛下。”

梅丽珊卓声音平静道。

“我察觉到了异神的力量正在你的体内充盈,你已经被邪恶侵染,需要真神的力量来为你净化。”

如今已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监牢的窗外黑漆漆的一片。

屋子内的烛火轻轻摇曳,拉长了少年的身影投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韦赛里斯听到了红袍女巫的这句话,眉头微微挑了起来。

他刚刚从进门开始便一直上下打量着对方,而她确实与韦赛里斯心中那个红袍女巫的形象完美重叠在了一起。

梅丽珊卓是一位美女这一点无可辩驳,她拥有精致的面庞,红色的眼眸,还有一头如同火焰般的红发。

身穿着一身看起来十分单薄的红衣,从她的身躯中可以感受到一股炙热的力量。

梅丽珊卓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让人荷尔蒙上升的诱惑,然而此刻,红袍女巫的脸色却非常的凝重。

“什么意思?”

韦赛里斯眉头挑了起来,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什么神色,然而他的心下却不自觉的微微一凛。

他不认为这是红袍女巫如同其他修士般故弄玄虚的忽悠。

能够看出来他的身体内蕴含着其他力量的人,到了如今除了货真价实的巫魔女弥丽,便只剩下了这个红袍女巫。

韦赛里斯很清楚这一位拉赫洛的女祭司同样是真的掌握巫术,拥有魔法,甚至可以做出预言的人。

“我相信您知道我在说什么,您已经掌握并且开始运用了这一股力量。”

“邪神的力量即将侵染透了您的血肉,骨骼,甚至灵魂,如果不得到净化,等到最后便是非常可怕的一场灾难。”

“而我,将会帮到您。”

梅丽珊卓的声音平静,眼眸中却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曾经她在火焰中窥到了一点韦赛里斯的身影,然而她终究还是疏忽大意了。

她没有想到韦赛里斯身上侵染的邪恶比她想象中还要恐怖,她只是看了这名银发少年一眼,便仿若感受到了万千灵魂正在哀嚎的声音。

而正如梅丽珊卓所说,韦赛里斯的脸颊上波澜不惊,似乎早就知道了梅丽珊卓正在说着什么。

他那体内的黑雾需要摄取有灵智的灵魂为食,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好的东西,反而就像是正在和恶魔做出交易。

他去不断地杀人吸收灵魂,而作为交换,恶魔不断地赐予他力量。

终有一日他或许也会把自己卖给恶魔。

然而韦赛里斯沉默了半晌之后却没有按照梅丽珊卓预想中的那样,会问出来我该怎么做?。

而是微微抬起头来,然后突然问出了一个让她也意想不到的问题。

“你今年多大了?”

“嗯?”

梅丽珊卓微微怔了一下,然后一直保持着平静的脸庞第一次出现了意外。

“您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就是...好奇。”

“我听说巫魔女施展魔法的时候会暴露出来自己原本的样子。”

韦赛里斯一本正经的认真开口回答道。

“会变得衰老,丑陋,好像一个老巫婆...”

“不!”

然而还没有等到韦赛里斯说完,便被梅丽珊卓给出言打断了。

“除了那种非常邪恶的诅咒,几乎没有巫术会让人变老!”

“而且就算是非常邪恶的诅咒,短时间透支了本源,休息一段时间还是能够恢复过来。”

梅丽珊卓似乎无法忍受韦赛里斯对于巫魔女的描述,然后强调似的拉了拉自己的脸颊。

“我本来就长这个样子,不是用巫术变化出来的。”

不过,韦赛里斯依然平静的站在原地望着这名红袍女巫,似乎对于她的答案并不关心什么。

而梅丽珊卓在情绪略有一些激动说完了这些话后也反应过来了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

然而韦赛里斯在这时再一次开口了。

“请讲。”

梅丽珊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她觉得自己不应该为了一些小事而恼怒。

“人是你杀的么?”

梅丽珊卓听罢摇了摇头,声音非常果断。

“不是。”

而韦赛里斯听到了她断然否认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然后转身打开了牢门,走出了这座牢室。

“把人放了吧。”

...

夜晚。

夜深人静。

韦赛里斯以证据不足的名义释放了梅丽珊卓,让她重新回到了城堡之中。

因为以前的房间被烧毁掉了,新的主堡还没有建设起来,刚刚回来的韦赛里斯只能另挑选一间房间居住。

不过好在这个问题蕾妮丝早就已经替他解决了,提前给他预留出来了房间,挨着两个女孩的屋子。

随后韦赛里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脱下了外衣,疲惫的坐在了书桌前。

弥丽之死究竟是一场意外还是谋杀他并不知道,甚至他也不敢保证真的不是那个红发女人所为。

因为基于对这个人的了解,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她不介意采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动机问题。

梅丽珊卓和弥丽马兹笃尔远无怨近无仇,为什么突然就想要动手杀了她?

梅丽珊卓不是一个行事毫无逻辑的疯子。

韦赛里斯正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随后来到的自己的书桌前。

他这一次离开了安达洛斯半年多的时间,不过中途曾经回来过一次。

蕾妮丝帮助他处理了绝大部分的政务,但还有一部分是必须要他本人来进行抉择的。

比如这些来自狭海对岸的情报,还有一封布拉佛斯海王的亲笔信。

嗤…

韦赛里斯熟练地用一把小刀裁开了信封。

然而正在这时,他的手腕突然微微停顿在了原地。

因为他突然发觉这封信的封泥似乎有一点点的色差,好像有人用一些手段动过了这一封信,然后又用封泥给重新弥补上了一般。

韦赛里斯的眼眸微微凝了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