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

叶良欢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伙子,你觉得,你帮得了我吗?”

“我能替你解释,我知道老师你的清白的。”

“所以,我的代价是什么?”

“我……”杜成的脸红成了猴屁股。

不用想,她就知道,这孩子并没有如表面上看得单纯。

现在的学生,有几个是真的纯真的。

她摇了摇头,不想理会,直接就离开了。

回到车子里之后,他们并没有急着回去,禾真拿出了一个袖珍电脑,快速地敲击了一段代码,很快就出现了一个音频。

“杜成,没想到吧,你也有没成功的时候。”

这个声音……

是冯邦?

“你怎么做到呢?”

“我在他们身上放了窃听器,有些时候,需要必要的手段。”

叶良欢有些无语,但也好奇。

“杜成,我只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不过我告诉你,叶良欢是我的目标,劝你还是换一个目标,说不定,董倾更适合你,毕竟那个女人向来很喜欢小鲜肉的。”

“董倾是喜欢你这种小狼狗吧,再说我又不是董倾团队的,也没有任何关系。”七·八·中·文

“怎么没关系?”冯邦笑道,“最后得奖还是得四个评委说了算,说不定你伺候好了,人家就给你留了一个名额,毕竟董倾人脉广,可以帮到你。”

杜成笑了。

那笑声根本就不像在录节目的时候,那样的腼腆害羞,而是张狂。

“冯邦,你这人真搞笑,如果董倾真的有那么厉害,你怎么不去呢?”

“没办法,我可对那董倾没有兴趣。”

“你是对董倾没兴趣,还是因为叶良欢叶董的身份?”杜成轻笑,“冯邦,别以为我不知道,叶良欢是莱昂老师的学生,两人是师生,只要搞定叶良欢,就意味着能搞定yh,这样就算莱昂老师不满意,那也要看yh的面子。”

“所以,这才是你的目的,一箭双雕。”

“那你呢?”冯邦冷笑,“你不是想要一箭双雕么,别把自己想的那么天真,只有那些傻子才能相信你真的天真无邪,我告诉你,叶良欢是我的囊中之物!”

噗呲——

杜成大笑了起来。

“冯邦,你是不是蠢,你以为叶良欢和你以前碰上的那些富婆是一样的?你以为自己真的能引诱得了?”

“不过想来也是,你身份那么低,怎么会知道叶良欢有个未婚夫,长相身材比你好太多了,你非要走这样的风格,人家怎么会看得上你。”

“所以啊,你就不要白费心机了。”

“你怎么确定叶良欢就会看上你?”

“因为类型不同,毕竟你就是个东施效颦,而我这种青春洋溢的,当然要比那些老男更能让女人母爱泛滥。”

杜成狂笑着,然后就离开了。

“杜成,不要以为你和台长有点关系,就能成功。”

接着,声音就断了。

叶良欢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情复杂。

应该说没有想到那位看似最纯真的大一学员,竟然完全和外表不一样。

如果说冯邦是野心明显,那杜成就是那种阴险的。

伪装成无公害,实际上比谁都坏。

这样的人,可以说真的是相当恐怖的。“叶董,咱们要不要与节目组打个招呼,这样的人,怕是不能继续留着。”

“不,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

“您不会是想要……”

“为什么不行?”

叶良欢双手抱胸“节目组要的不就是热度么,他们既然能搞这一手,就不要怕被大众针对,咱们看戏好了。”

“可是……”禾真还是很担心,“就把这个冯邦倒打一耙,还有那个年纪最小的,也不是什么善茬。”

“真到了那个时候,就要看公关部的本事了。”

随后,她们便回了公司。

接下来的工作比较繁忙,而之前那一段探访的内容也播出了,影响可以说并不是很好。

对她来说,那些设计师的粉丝,已经完全融入了粉圈的一些陋习,各种谩骂,各种踩踏其他设计师,弄得是乌烟瘴气。

不过节目组也是没有闹得太难看,以至于网上的舆论还能在控制范围,加上公关部的处理,情况还算和平。

但热度上去之后,节目组也是越来越贪心,想了很多办法让导师和成员们之间和谐。

叶良欢也没有拒绝,毕竟五个人里头,还有其他三个是正常人,她也不介意分享自己的能力。

这天,探访录制结束,正要回去的时候,杜成拦住了她。

她也没有忘记那天在酒店的事情。

“还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杜成有些犹豫,“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要是说了总感觉自己太小人,要是不说,对其他人也不好。”

“看你这么犹豫,那还是不要说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等等!”杜成拉住她,“这件事儿我实在是瞒不下去,其实是关于冯邦的,他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他已经准备好了了稿子,只要他得不到冠军,就会抹黑你,说你潜规则成员。”

“所以?”她轻笑着,“你是不是要帮我?”

杜成咧嘴一笑“也不能算是帮,铲除这样的害虫,对我们这些年轻的设计师也有好处。”

“只不过……”

杜成抿着薄唇“我一个人的力量很薄弱,需要老师的帮助,当然也不会要太多,只要老师能保证这一次成团,我能留下最后,和其他团的成员k。”

叶良欢惊了。

这叫不多?

每个团留最后一个,那已经是四强了,已经是决赛了!

见她没有说话,杜成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这个也不算难,虽然说每个团会留下两个进行半决赛,目前为止有能力的就是我和另外一个,但是我天赋高,很显然老师留我最明确,更别说是其他三个。”

“冯邦就不说了,黑料满天飞,还有其他两个,一个半路出家,还有一个设计图都画得乱七八糟,什么都凭感觉,完全就是靠运气。”

叶良欢笑了。

没错,这五个人里头杜成的确是最有天赋的,先不说是专业,还是她的学弟。

但是当一个人能力再好,人品很烂的情况下,再好的设计也只会让她作呕!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杜成顿住,不敢相信她会拒绝!

“老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如果舆论发酵,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是我想,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