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待在里边吧!”

秦宇见眼前的血神已经被自己彻底压制了下来,轻轻一笑,随后白光挥过,那偌大的血神冰雕就赫然消失在自己面前。

“咔嚓咔嚓!”

秦宇将地面上因血神挣扎而散落的冰屑踩碎,抬头若有所思。

“没想到,乌姆尔的实力在当时居然连血神都蛊惑了……”

秦宇还以为炼制血色功法的血神因疯癫可以抵得住乌姆尔的蛊惑。

“看来我低估了乌姆尔的能力呀,哎。”

秦宇摇了摇头,脑海里回想着刚刚在血神看到的过去。

血神的过去,他都知晓,毕竟曾经是好友。

只不过他们俩的关系,就在自己让乌姆尔对血神施加沉睡效果时的那一刻,两人的关系已经破灭了。

“有趣有趣。”

秦宇望着刚刚在血神看到的画面,不禁笑了笑。

画面中的血神并没有被乌姆尔成功施加沉睡效果,反而还跟乌姆尔激战起来。两人激战起来势均力敌,毕竟乌姆尔主修蛊惑,知晓人心,而血神一身血色气息,擅长近身作战,凭借着这优势,居然还能跟乌姆尔打得有来有回。

乌姆尔见自己即便是晋升了境界,但依然对这血神疯癫的精神状态无法控制,而且还被血神追着来锤,顿然爆发了某种秘法,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团洁白的精神体,直接进入到了血神的身体内,准确来说是血神的神识世界。

画面在这里后,似乎被人剪辑过一般,顿时就跳到了血神跪拜在乌姆尔面前。

让秦宇感觉到奇怪的是,乌姆尔进入到血神的神识世界后,似乎他的能力跟血神那极其古怪的血色功法进行过某种融合,乌姆尔看上去虽说境界差不多,但是模样看上去确实邪魅了不少。

“好家伙,不会是这乌姆尔的蛊惑能力被血色功法沾染后,把自己也蛊惑了吧?”

秦宇凝视一眼,不禁想到。

不过随后秦宇便想起,乌姆尔之前并不是蛊惑之神,而且催眠之神,就像是地球上的催眠师差不多效果。

“嗯,还是得亲眼看一下乌姆尔的时间线才行。”

这时看起这些事情来,秦宇越发觉得当年的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可惜上次实力还没恢复太多,用时间暂留留住乌姆尔就彻底没有了灵力,不然也可以看一看乌姆尔的时间线,事情就会明了了。”

想罢,秦宇也是微微吐了口气,随后往某一处方向飞过去。

……

“呼……吼!”

遥远的虚无空间内,一位似乎被奇怪涟漪束缚住四肢的人,正痛苦嘶吼着。

“喂喂喂,乌姆尔,不会连一个刚刚恢复记忆的秦宇都对付不了吧?”此时,一阵听上去让人诱惑不已的声线响起,随后一道穿着妖艳无比衣物的女子出现在了乌姆尔面前。

“水神……你终于来了?!”

乌姆尔见到前方来者,也是深深地松了口气。

“快把我解救出去!”

“我看看先。”

水神飞了过去,可是在离乌姆尔数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后脸色忌惮地感应着前方。

“不亏是时间之力,居然连我的神识都能加速消耗掉!”

刚刚水神探出一丝丝神识到乌姆尔身上,可神识还没触碰到乌姆尔的时候,就已经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给消耗掉了。

“什么?他实力不过才刚刚恢复,而且我都被困了如此之久,这片区域怎么可能还有存留时间的力量!”乌姆尔顿时大喊。

“不信的话你自己动一下看看嘛。”水神极其不屑地说道,随后指了指这附近的虚无空间。

“这片虚无空间没有时间的概念,而秦宇似乎知道了这个点,然后给这片虚无空间附加了时间的规则?”

水神脸色凝重道。

“时间规则……”

乌姆尔听到这后,同样脸色阴沉。

“当年我们伏击秦宇,不也是为了这时间规则而来的吗?可是他如今……”

“空间之神在哪?”

乌姆尔轻声问。

“神界通往地球的空间对他而言排斥力远超我们,想必是天道在做了某种限制。”

“咔咔咔!”

水神话音刚落,顿然一阵空间破裂的声音传到了乌姆尔的耳旁。

“哟这不乌姆尔嘛,怎么几百年没见,那么拉了?”

赫然,一阵热嘲冷讽的声音适时响起。

“空,废话少说,赶紧把我从这片区域给揪出来!不然等我出去有你好看的!”

乌姆尔沉声道。

“这就来这就来,急什么!”

空甩着他那飘逸的长发,看似慢悠悠地移动,可是眨眼间,在远在天边的他,下一刻就来到了乌姆尔的面前。

“嘶,好家伙!”

可空还没靠近乌姆尔,就仿佛碰到了一些让他极其惊讶的东西,前进的步伐顿时停了下来。

“怎么,你也处理不了嘛,那么恭喜乌姆尔,余生都得在这里过了。”

水神看着空那紧皱眉头的样子,不禁笑道。

“我说水神,我以为你只是水可以凝聚得多而已,可没想到你居然话也那么多。”

空偏头瞪了水神一眼。

“行还是不行?不行的话可别怪我了啊!”

乌姆尔说着就忽然抬起了手。

“得得得,我在分析眼前这片关于时间区域的涟漪波动,给我点时间!”

空看到乌姆尔突然抬起手,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忌惮不已,顿时全身空间涟漪荡起。

“哼,真的是,做事就好好做,别说那么多。”

乌姆尔见空这才把自己吊儿郎当的模样丢掉,也是不得不摇了摇头。

……

“成了!”

就在乌姆尔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才发觉周围那禁锢住他的那片奇怪的涟漪也是消退。

而自己的皮肤变得有光泽,以及灵力顿然恢复了不少。

“呼,终于!”

重回自由的乌姆尔深深松了口气,随后看了满头冷汗的空,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怎么,破解这很耗精力?”

“嗯。虽然空不太愿意承认,但也点了点头。

“秦宇这对你施加的这一时间效果的区域,太强了,若不是我有此处空间的属性加成,说不定还得花更多的时间。”

空虽是这么说,但是后半段却不是原意。原意是秦宇再强上一丢丢,说不定乌姆尔一辈子都得待在此处。不过他没打算这样跟乌姆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