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很久,顾若洁还是决定去睡觉了。

好像过了很长很长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顾若洁忽然就从梦里醒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廖卿辞看着坐起来的顾若洁说道,“别怕,我在。”

“我吵到你了。”天边已经渐渐地泛起了鱼肚白,看到廖卿辞眼底的黑眼圈,顾若洁忍不住心疼的说道,“我动静太大了,你快睡吧。”

“你不睡了吗?”廖卿辞看着顾若洁说道,“这时间还有点长,你再睡会儿吧。”

“我不了。”顾若洁摇了摇头说道,“我想起,行礼还没有收拾呢。”

“不用担心。”廖卿辞起身,将顾若洁拉着躺在床上说道,“我昨晚已经帮你把行礼收拾好了,小笨蛋。”

“好。”说着,顾若洁便很放心的躺下了,廖卿辞做事,她向来放心。

“顾若洁,你是狗吗?”看到顾若洁和廖卿辞同时出现,江婉秋忍不住骂道。

“怎么了?”顾若洁笑着看着江婉秋说道,“怎么了这是,看给我们秋秋生气的。”

“你来就来,怎么还带家属。”江婉秋看着顾若洁说道,她们几个,也有很久没有一起出来玩耍过了,本来以为,这也是一个机会的,只是没想到,怎么廖卿辞也来了。

“不怪小朋友,是我要跟着来的。”廖卿辞看着江婉秋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江婉秋看着廖卿辞说道,那个眼神好像在说,用你话多的告诉我吗?“我是来给你们做苦力的。”廖卿辞看着江婉秋忍不住说道。

“这还差不多,我可告诉你,小洁晚上是要和我们一起睡的,你可不要打别的心思。”江婉秋立马将顾若洁拉在自己的身后,那个样子,像极了护崽子的母鸡。

“好。”只是这句话,廖卿辞是看着顾若洁说道,好像在暗示顾若洁什么一样。

“廖卿辞,你什么时候娶我们家小洁呀。”褚皎皎看着廖卿辞问道,只是此话一出,顾若洁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如芒在背了。

动都不敢动一下。

褚皎皎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顾若洁一个劲儿的扯着褚皎皎的胳膊,褚皎皎还以为顾若洁是害羞呢。

“小洁,你害羞什么?”褚皎皎看着顾若洁说道,“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能娶你了,廖卿辞,你不会是不想对我们家小洁负责吧。”

别说顾若洁了,江婉秋都发现廖卿辞的脸色黑的难看了,忍不住看着褚皎皎说道:“皎皎,人家小夫妻俩的事情,你这是干嘛呀。”

“这怎么能使他们两个的事情呢?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成了他们两个的事情呢?”褚皎皎接着说道。

顾若洁真是忍不住感慨,还真是猪队友呀。

“别说了皎皎。”顾若洁又扯了扯褚皎皎的衣服说道。

“你们多久没联系了?”廖卿辞看着褚皎皎问道,只是看向顾若洁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让顾若洁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