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iquge/最快更新!无广告!

“遵命。”

妙典看着眼前的舍利,虽然浑身酸软、疼痛,却仍旧听话地拿了起来。

这枚舍利子正是楚齐光以前看李妖凤用过的‘堕落僧的舍利’。

李妖凤曾经以这枚舍利为引,打开了佛界和现实间的通路,直接降临在巴府。

显然这一次同样如此,他完全不想浪费炼化佛火的时间,才让妙典带着舍利前往玄寂山。

哪知道妙典刚刚拿起舍利,这东西就像是水一样融化进了他的皮肤,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妙典震惊又害怕地看着这一幕,却听李妖凤的声音再次传来。

“放心,不杀你。”

“去吧!”

妙典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传导到了他的身上,让他跌跌撞撞地走下山去。

恍惚之间,似乎有种种景象在他面前闪过,等他再回过神来时,自己却已经到了山脚下。

他回过头,面带敬畏地看向那高耸如云的九圣山。

妙典心中感慨道:‘只有亲自接触过,才会知道入道仙人有多么恐怖,镇魔司这次有大难了,楚齐光也死定了……’

九圣山上,李妖凤自己已经回到了幽冥地穴的深处。

这个蜀州著名的无底洞内部复杂万分,一路上蜿蜒曲折,黑暗无光。

但李妖凤对这里的地形烂熟于心,他毫无犹豫地快速前进,就像是演练了成千上万遍,转眼间便来到了一处满是光亮的洞穴。

便看见层层叠叠的火光笼罩下,一座佛寺矗立在这一片地下空间中。

寺庙的外墙上雕刻着各种佛陀的形象,庙内灯火通明,甚至还能看到完整的佛像排列整齐,身前香火不断。

谁也想不到就在劫教总坛的幽冥地穴之中,竟然会有这么一座金碧辉煌的佛寺。

此刻李妖凤跨入寺庙后,张口一吐,便是三道黑影冲了出来。

三道黑影正是他刚刚收走的三只魔物,带着漫天邪气想要逃遁。

却见李妖凤双手结印,轻叱一声,道道禅唱传来。

原本凶狠蛮厉的三只魔物便软了下来,接着各自被镇压一尊佛像的手上。

如果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佛寺内的许多佛像身上都有一只各不相同的魔物。

有的魔物好似一滩烂泥,比一尊佛像坐在了上面。

有的魔物则满是翅膀、眼睛,被一尊佛像捏在了手中。

还有个魔物则是如长蛇般匍匐,被一尊怒目金刚按在了地上。

如此看去,这些一佛一魔的组合却有着一股诡异的平衡。

似乎魔物看上去宝相庄严,佛像则鬼气森森,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这正是李妖凤多年来的修炼成果,融汇了金刚寺、劫教两家之长,以魔运佛,以佛驭魔,变化出无数妙用。

而眼前这片魔寺也是由他亲手打造,供他往日里修炼、学习、研究、拜佛、镇魔……

这寺里的任何一只魔物如果跑了出去,都足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除了这些之外,这里还有他亲手布置的佛界之门,供他探索佛界,寻找佛火。

现在随着李妖凤手上印诀变化,一道黄金和血肉铸就的大门凭空出现,轰然打开。

随着大门打开,李妖凤跨步而入,便已经再次出现在佛火之前。

……

锦蓉城外的荒山破庙之中。

原本只是破败的寺庙废墟之中,如今却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火。

而在荒僻的破庙外,此刻却是汇聚了各种蛇鼠、犬猫、甚至还有狼和狐狸。

这些山野间的动物们全都盯着寺庙的方向,时不时抬头四顾,鼻尖深嗅。

一股股的异香正不断从破庙内传来,吸引的众多动物蠢蠢欲动,似乎都想要进去寻找这一股异香的来源。

一匹野狼终于按耐不住,猛地冲向了破庙大门。

不过一进入院子里,就有另一种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

烫!

热!

灼烧!

就好像是一头跳入了一团沸水之中,短短时间内野狼的表皮干枯、变黄,皮肉也又红又肿,泛起一层层水泡。

惨叫一声后,野狼便夹着尾巴退了出去,一溜烟地跑了个没影。

庙内的空地上,只见楚齐光盘坐在地上,正一手拿着《须弥山王经》观看。

而那一股股异香正是来自他涂抹在体表的秘药。

伴随着经文的参悟,体内的气血缓慢运行,药力在他的体内不断挥发出来,刺激着他的每一丝血肉、每一寸骨骼。

这炼体秘药也不愧是猎手学派研发出来,专门助长《须弥搬山劲》修为的。

楚齐光使用秘药配合参悟《须弥山王经》后,就能看到参悟时间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不断减少。

几乎一个呼吸之间,就会有几小时甚至有时候十几小时的降低。

随着参悟时间飞速减少,楚齐光的肉身也发生着剧烈的蜕变。

他能感觉到自己不论是器官的构造、皮肉的强度、气血的蜕变,都在渐渐超越凡人。

心脏越来越像是被火焰包裹了起来,每一次收缩、膨胀都宛如一团火焰在爆炸。

皮肤变得越来越坚韧,就好像有一层无形的铠甲穿在了身上。

器官更适应气血的运转,拥有超出想象的活性。

随着《须弥山王经》的极速参悟,也造成他周身的温度越来越高。

这些天里不断在破庙里引发火灾,院内院外的杂草、枯树都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不过随着参悟时间的不断减少,越到后面秘药的效果便越弱。

直到最后一滴秘药被他吸收殆尽,《须弥山王经》的参悟时间也已经从500多天减少到了200多天。

而气血之中,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在孕育着,但却始终差了些什么。

‘佛火。’

随着修为的增长,冥冥之中,一丝明悟涌上楚齐光的心头。

‘只差佛火我便能入道了。’

楚齐光缓缓收功,等待身体恢复了常温之后,来到了破庙的后院。

娇娇正闭着眼睛打瞌睡,乔智和烬女守在一旁。

楚齐光推醒了娇娇,问道:“怎么样?他走了吗?”

周玉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说道:“出去了一趟,不过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根据楚齐光和周玉娇这些日子的观察,李妖凤也会时不时离开佛界一会儿,但经常很快就会回来。

楚齐光点了点头,看向烬女和乔智说道:“准备一下吧,回佛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