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水雾蒸腾,花洒喷射的水珠淋打在白皙的脖颈之间,温度适宜,也淋湿了一头耀目的金色秀发。

“头发太长太厚,洗起来很麻烦的。”

洗自己头发的时候,也就是是泰勒唯一会嫌弃金发的时候。

她的发量很厚密,而且是天然卷曲的金发,从背后看像一块小毯子,长度也恰好能垂落至饱满的肥肉。

身材高挑修长,前挺后翘,就是走秀的模特都自愧不如,令人惊叹的黄金比例,只能用完美无瑕来勉强形容。

尤其那一双宝石绿般的瞳色,视线对视的时候,有一种夺魄勾魂之感,伴有一种高傲冷艳的气质。

用一块干毛巾擦了擦秀发,然而就在准备擦拭脖颈处的时候,她嘴角突然显露一抹恶趣味,美眸泛光。

干脆就这样穿好内衣,迈着笔挺修长的双腿,施施然走到了客厅。

“喂,帮我擦一擦水珠,很麻烦的。”

正在读报等待的夜林怔了一下,打量了片刻后,用一种完全欣赏的眼光,称赞这是世间的极致之美,粉雕玉琢。

每当某些时候,他反而会变得正经起来。

“毛巾呢?没带出来?”

“不不……”

否认似的晃了晃白嫩的手指,泰勒示意自己右手背上的水珠,又用食指点了点他的嘴唇,戏谑道:“在我手臂的水珠风干前解决掉的话,就可以……”

系带式的崭新内衣,都打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蕴含着惊人的满盈。

神色郑重,然后弯腰轻轻吻了一下手背,他表现的像是一位合格的佣人,尊敬道:“乐意为您效劳,美丽的公主殿下。”

手臂上的痒痒感让泰勒咯咯直笑,波浪般的秀发随着头部左右摇动而晃动,微微仰着脸,陶醉在一种异常奇妙的情绪之中。

她内心潜藏的御姐型的征服性格,慢慢要展现的淋漓尽致。

啾!

“美丽的公主殿下,还有什么需要小的帮忙?”

“当然有!”

泰勒非常满意颔首,如约履行了自己的条件,但因为布料被正义形成了一种物理阻碍,略有遗憾。

“我的后背还有水珠没擦,还有大腿,我的仆人啊,辛勤操劳吧。”

她就像一位高傲自大的公主,将自己的权利使用的不亦乐乎,尽情压迫自己可怜的男仆,且没有收手的意思,行为愈发过分。

直到最后,泰勒干脆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中翻看着他刚刚放下的报纸,报纸版面很大,拿在手里,遮挡住了彼此之间的视线。

宝石绿般的眼睛一转,一只手拽了一下,正义之护盾丢在了他后背,但因为彼此之间有两张报纸挡住的缘故,泰勒更加嚣张自得。

夜林手掌示意不要乱翘腿,这样没法进行自己的工作,请尊重每一份职业。

然而千算万算,泰勒没想到在工整坐姿的时候,身姿稍挪,发带就被第五元素湮灭了!

“喂,你……嘶~”

漫游枪手不仅重视枪械的射术,对于身体机能的开发也很到位,甚至能在武器没有弹药的时候,用强悍的体术击倒敌人。

所以她们的四肢躯体的灵活度和力度,都非常高,有时仅用双腿,就能把人脖颈拧掉。

但高傲的金发公主,在被打破一直以来骄傲的权利后,已经陷入了极度震惊的状态,失去了原本预定的种种章法。

“我老家,有一位著名的水利工程师大禹说,想要治理源源不断的洪水,堵不如疏,疏不如引!”

……

贝齿闪烁着锐光,殷红的血珠顺着结实的脊背滚滚而落,宛如涓涓流水,血流如注。

针刺般的痛觉从左肩直冲脑海,响亮的唤醒了他每一根神经,每一分痛觉,头脑都要炸开了。

泰勒脸色煞白,他的状态也不见得多么好,血肉仿佛被剥离了一块。

蔷薇骑士!

好半晌之后,夜林才喉咙滚动,抽冷气涩哑着嗓子道:“你和飞燕是未来的绯红玫瑰,血液凝结的死亡之花,行走于命运边缘,掌握暗色月光的力量。”

“嗯?什么?”

瓮声瓮气发出不舒适的疑问,不知道他说这个什么意思,沾血蔷薇境界之后的绯红玫瑰?

“我肩膀废了,吃我的肉不能让你变成绯红玫瑰啊。”

温馨暖色的卧室,但庭院外面骤然刮起了强烈的大风,枝叶疯狂摇晃,哗哗作响,但主体却几乎不左右动摇。

这是因为根系扎的很深!紧紧锁住的缘故!稳住了树木坚实的躯干。

狭路相逢,勇者胜!

……

一干二净:指一个人做清理工作,能让两个人都干净。

…………

翌日

泰勒气息平稳,像没事人一样面色如常,而且还起了一个大早,在厨房做了一份丰盛的早餐回来。

包括但不限于四个煎蛋,一份爆炒腰花,两杯热牛奶,还是加枸杞煮的。

同时在门口带来一份报纸,在夜林默默吃饭的时候,她又翘着二郎腿在读报。

不过意外的是,今天的泰勒居然换了一条贴合身体曲线的,纹刻着暗花的灰色长筒裤。

“怎么不穿热裤?浪费你的美腿资源。”

夜林一边吃早餐一边调侃打趣道。

“呵,你还有脸说,我现在总觉得我是一位骑着扫把飞的魔女,大腿不得劲。”

白了白眼后,泰勒目光突然一凛,盯着某条消息仔细看了一遍,神色无比凝重,然后缓缓抬头,道:

“悬空海港出事了,有神秘人炸了一趟海上列车!”

“嗯?”

夜林微微一愣,伸手拿过报纸,去看排版在第一面,硕大的新闻标题。

今天早晨五点的一趟,从伊顿工业区赶往根特的海上列车,在入港前发生大爆炸,现场整趟列车惨不忍睹,扭曲变形,黑烟冲天。

这一趟列车因为太早,基本没什么乘客,主要是伊顿工业区的军部,运送了一批工业区的军备补充根特防御装备,但依然存在着不幸的伤亡情况。

然而最关键的是,这一趟海上列车上面,疑似坐着大将军,杰克特!

“不吃了,走,去问问情况。”

放下筷子,夜林忙往外走,途中顺便打了个响指。

……

海岸守备队

原本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对着朝阳悠然读报的海岚,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

“你来了!”

满脸焦急的马琳在庭院门口,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映照着清晨的阳光和微风,已经满头是汗。

“我没敢把消息告诉皇女殿下,悬空海港方面传来的消息,说是军火不慎爆炸。”

大将军杰克特在归来的途中遭到火车爆炸,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

海上列车运行数百年的确难免有问题发生,有半路抛锚的情况,有失踪成为幽灵列车的,还有差点脱轨闯海里的,但爆炸貌似还是第一次!

夜林只能好生安慰:“我去看看,你们不要慌,大将军吉人天相。”

他也没料到有人会对海上列车动手,因为大将军是从伊顿工业区归来,而不是前往伊顿工业区。

按理说动手,应该在大将军回去之后才对。

“米糕!”

怀里抱着米糕,脚下踩着魔剑,以近乎于音爆的速度冲往悬空海港。

…………

“咳咳~”

海岸沙滩边,一个浑身创伤,面容冷峻的男人咳着水,醒了过来。

虽然须发皆白,但因为军人严酷的气质和矍铄的精神,看起来年龄只有四十岁左右的模样,不过他已经六十多岁了。

“哈哈哈哈~~”

杰克特爽朗一笑,看向身边蹦蹦跳跳的小人鱼:“孩子,就是你救了我?”

“是空空伊,不过,你差点死了哎,要不是你及时跳海,我又恰好路过,但你这么惨,为什么还笑呢?”

啪嗒啪嗒着尾巴的空空伊,满心不解,难道是劫后余生所以庆幸?

可是看他这般凄惨的模样,说不定骨头都断了,也不值得庆幸啊。

“有人想要我死,而且等不急了,这偏偏证明了我这趟回皇都,是有惊无险,那个小丫头也安稳回宫了,我当然高兴。”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