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这里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我没有直接飞到院中,而是降落到山巅,从山巅一步步走下,穿过茂密的树林,心中一遍遍闪过那个无双的身影,慢慢地走到院墙前。

院墙上爬满了枝蔓,葱葱绿绿,已经分不清哪里是门,哪里是墙,整个墙形成了一片绿色。

看着样子,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叶铃空还会在这里吗?

站在门边,我心里充满了期待,可是半天没有听到那久违的声音,唯有黯然摇头,如果叶铃空在,我此时就在门边,她怎么会不迎接我呢?

根据葫灵的叙说,我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说不定叶铃空就在,哪一次她躲起来了,这一次她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我伸了伸手,在熟悉的位置按了按,即使我看不到那扇门,但是我知道,门在那里,我闭着眼睛也能摸到。

我不想破坏门上的绿色,轻轻一跳,在翠绿花红的院子里飘过,站到了曾经喝过茶的屋檐下。

那花,那屋,一切如旧!

花,争奇斗艳,屋,整齐干净,屋里到处看不到一丝灰尘,好像连灰尘都不愿意弄脏这里的世界。

我轻轻地抬脚进屋,屋里家具摆放没有变,如同墙上的字画,千年不移。

我在屋里呆立良久,提脚出屋,扫了一眼屋子的后方,终于下定决心,违背当初叶铃空的警告,一脚踏进了后院。

刚进后院,一股眼里可见的法力荡漾在我的面前,阻止我向前迈去,我伸手往前一推,手上产生了推力,手劲越大。推力越强。抬头一看,后院里一片云雾缭绕,如同钻进了白云之间。

后院里果然有古怪!

这是叶铃空设置的机关,我自然不会强行破坏!

我运用了各种方法,想要看透这里的机关,却一无所获,就在这时,体内小草一抖,我的眼睛里增加了一股力量,闪着四色光芒。尤其以玄黄金光为主,从我眼中射出,瞬间穿透了院子里的层层白雾,看清了院子中间的东西。

一个六角星闪着光芒的的东西呈现在我的眼前,各种字符在上面飘荡,上面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法力波动。六个角上,镶嵌着我在空间里认出的极品灵石。法阵散发出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笼罩着整个后院

是极品灵石支持的法阵!

我的脑中瞬间判断了出来。

这里就是当年叶铃空埋葬了几百修炼精英的地方吗?

我的心思神往,眼神一扫。在六角法阵旁边竖立这一个古怪的东西,看那大小,倒像是一个石板。

一个石板怎么会竖立在这里?

难道是墓碑?

如果是墓碑,那就可能是叶铃空为自己埋葬的那些人所竖立的墓碑。

我转动着角度。运用着四色光芒盯着那墓碑,终于看到了石板上面刻着的细小字,纤柔委婉,悠悠盘走。正是叶铃空的笔迹。

果然是叶铃空立的墓碑,我顺着那些字一一看了下去。

“世所不堪,争斗不断。为利为私,逼己太甚。我决心以**力惩戒刁赖,怎奈意不遂人愿,虽葬百余邪恶,然事关无辜,累及两小童孩,孩童以兄弟互称,兄佑弟,弟护兄,实真情所至,吾有所感,却无能护之,在封闭退路之时,法力不存,山洪爆发,卷两童孩于深渊之中。”

那个空空道人没有骗我,这一段话足以证明,我心情复杂,继续看了下去。

“虽尽己所能,仍无所获,两兄弟不知何去,尸骨无存。吾本初次遇两兄弟,不知两兄弟名姓,更不知其父母家人,如今后路已断,一切皆无从问起,心里深愧,立此墓碑,特为纪念!”

原来这墓碑是为我和秦啸天立的!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忍住心里的各种情绪,将剩下的一段文字看完。

“然吾心有不甘,今尸骨不存,实望两兄弟能有善缘,遇劫而不死。那兄脖中纹一小鹤,是为见证,若两兄弟都能存活,则万幸,凭此可互辨认!立碑人,叶铃空!”

我的眼睛停留在小鹤两个字上,脑袋中回想着在啸州偷听到的石雅姐妹的谈话,心中恍然如梦。

我抬起头,一遍一遍地看着叶铃空写就的那些碑文,直到自己可以背下这些文字,脑袋里闪现着不同的画面。

忽然,一阵若有若无的法力波动传到我的耳朵里,这股法力波动跟法阵里本来的法力波动如此不和谐,让我立刻警觉,敏感地四处一望,却没有发现任何危机。

难道我刚才听错了,产生了某种幻觉?我强迫自己暂时不去想墓碑的事情,元神在脑子里调动,让自己的心神彻底平静下来,闭着眼睛自己感应。

咚地一声!

这声音是如此遥远,感觉就好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若有若无,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我神识全部散开,准备仔细查看,神识里却发现一个可恶的人儿,正在远处窥探。

该死的家伙,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身子一抖,立刻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我的身子出现在了一个山头上。

“空空道人,你先不要逃,告诉我,你老是跑来这里做什么?”我堵在转身就要逃跑的空空道人面前,戏弄地看着他,很是鄙视地说了一声。

空空道人骑在大灰身上,枯瘦的脸惊恐不安,往我的前后左右扫视,似乎在寻找什么,若有所思。

我当然知道这道人在找什么,摆了摆手,说:“别找了,我的熊猫和大鸟都不在,你可以不用那么害怕!”

空空道人脸上放心不少,但是还想确定一下,说:“就你一个人吗?你的熊猫和大鸟呢?”

我轻蔑地看了空空道人一眼,说:“你已经到达了造极境界,你的神识可远游万里,他们两个在不在,难道你不会用你的神识探测一下吗?”

空空道人大怒,山羊胡子抖动不已,说:“哼,用神识探测他们两个,我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不过这半天不见他们出现,看来他们真的被你派去别的地方了,如今中秋将至,拍卖大灰即将召开,你应该是派他们去那里帮助狂哥了吧?”

这个空空道人还挺能推算。

我指着空空道人的山羊胡子,伸着指头勾了勾,说:“不管他们是去干什么,这下你总可以不用害怕了,你一个在那个世界的强者不至于害怕我一个这个世界刚刚晋升上来的修仙者吧?咱们俩今天好好叙叙旧!”

空空道人一手提着拂尘,一手按着座下的大灰,警惕地望着我,眼珠子不停转动,说:“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

我直接问:“牛鼻子,你先告诉我你三番两次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我可不认为你是观赏这里的风景来的!”

空空道人不停地打量着我,眼神阴晴不定,“我就是想来,你管得着吗?”

我忍不住想激一激他,就说:“不会是你思慕叶铃空,想偷偷跑到这里来一睹她的芳容吧!”

空空道人还没有说话,我怀里的小白兔却突然在怀里猛地打了个转转,爪子正好挠在我的痒处,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不知道小白兔为什么突然在我的怀里做出如此动作,觉得是不是这小白兔是不是忽然听懂了我的话,以前可从来没有过如此动作。

空空道人却会错了我的意思,以为我在挑衅他,对我怒吼:“狂笑,你找死!”

“看来谈不下去了,”我对空空道人的态度一点不生气,慢条斯理地说,说:“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境界吗?那你就来试一试,让我今天打败你,然后抓住你,将你搜魂,看看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空空道人的怒气一滞,指着我说:“你竟然会搜魂?搜魂真人跟你什么关系?”

“我不光会搜魂,我还会抽魂炼魄,不过等我搜完你的魂,你也跟白痴一样了,抽魂炼魄对你应该带不来痛苦,不过我可以交给别人吞噬了,滋补别人的元神!”

空空道人立刻大惊失色,说:“你还会独眼老妖的化元术?”

看着空空道人的脸色,我索性掰着指头吓唬他:“化元术算什么,太一道法知道不?双指功知道不?血迹术你知道不,凝法术你知道不……”

我说了一堆功法,每说一下,空空道人的脸庞就抽搐一次,最后放下了指头,对着空空道人说:“这些人我都认识,这些功法我都会用,你相信吗?”

空空道人的脸色变了几边,忽然吼了一声:“狂笑,你以为我是白痴吗?还用以前的方法骗我,这些肯定就是叶铃空告诉你的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言多必失!

没想到这个空空道人没有被我忽悠成功。

空空道人怒不可遏,拂尘陡然出手,铺天盖地地向我头顶砸下,嘴里还在大吼:“哼,今天就凭你一个人,我看你怎么对付我和大灰!秦啸天既然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那我也不用管他跟你的什么君子协定,直接灭了你再说!”(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