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淫黄小说 >   28 不应该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

“叶姑娘是何意?”

叶星瞳道:“我认识一位神医,他的医术非常的厉害,你也见过的。”

想起吴烨,叶星瞳神情微凝,眼中闪过一道担忧之色。

也不知道吴烨现在怎么样了,她好担心他。

“他真的能治好我的失忆症吗?”林道之眸间一喜。

“我不确定,可以让他一试,”叶星瞳心中有些苦涩:“不过他现在身受重伤,生死未明,也不知身在何方。”

……

“鸣翠姐姐,他怎么样?”孙小兔端着一些茶点和水果走了进来。

鸣翠起身,微微摇头:“还是昏迷不醒,不过身体好了不少。”

孙小兔脸色微白:“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醒来,东方铭发现了我们在人间的住所,整个山庄外几乎都有人把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攻进来。”

“不是有阿罗和寻桓在吗?”鸣翠笑着劝慰孙小兔:“你不要太担心了,只要不是东方铭亲自来,哪个不长眼睛的敢闯进这里,只你家阿罗一个就足以将他们消灭掉了。”

听得出鸣翠的打笑,孙小兔脸色绯红,唇角浮现一丝骄傲的笑意:“那当然,我们家阿罗法力高强,来多少人都不在话下。”

看向帘幕之中静默躺着一动不动的吴烨,笑意散去:“我只是担心王上,都那么久了,他还在睡着,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鸣翠随着她的目光看去,神情变幻一刻:“他一定能醒来的。”

在她离开之前,西王母曾经交代,要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妖王吴烨。魔王东方铭气焰嚣张,野心极大,如果没有了妖王的镇压,整个天下就变成了他一个人的了。

不仅人间灾祸不断,就连天界也会岌岌可危。

……

后花园中。

怪石嶙峋,树木挺拔,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百花齐放,芳香扑鼻。

卫果望着那开得灿烂的五颜六色开得及其灿烂的花,微微叹息。脸上染上一抹愁绪。

来了镇国将军府有差不多一个多月了。

有的时候一连十多天都见不到董勋的身影。

从他将她安置在镇国将军府他几乎都没有来见过她几次,每次都推脱他有重事要办,没有时间见她,他还规定她不许去外宅找他。

她平常想要见他一面都不能。

她不顾一切的离开父亲和姐姐跟随着董勋走。

心中盛满浓浓的幸福。

她想。有董勋这样的人疼她,爱她。她以后一定很幸福,很幸福的。

却没有想到会是这副光景。

董勋的父母也坚决不同意她和董勋的婚事,很简单的令人可笑的理由:门不当户不对。

是啊,的确没不当户不对。她当初以为董勋只是一个普通的贵公子,根本就不曾想他会是南疆国战功显赫的镇国将军的儿子董勋。

对了,这里的人都不称呼名讳。都叫他董七公子。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是这样的身份。她却是商贾之女。

两个人的身份相差如此之深。

但是憧憬在美好幻想中的她相信感情,相信董勋一定能好好的对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可是董勋的冷落让她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也让她的自信一点一点的湮灭。

呵……当初的她是多么的可笑啊。

还妄想和董勋可以一生一世的在一起。

她死皮赖脸的厚着脸皮跟来了,人家对她根本就不管不问。

摘下一朵空谷幽兰的兰花,在鼻端轻轻的嗅了嗅:“董勋,在你的心中,我就那么的不重要吗?我抛弃了我的亲姐姐,生身父亲,抛弃了我所有的一切来跟你,难道到头都是笑话一场吗?”

一滴眼泪随着落下,卫果闭上了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湿润一片。

突然身后一暖,似乎有人将她抱住,卫果乍然间睁开眼睛,收起眼泪,二话不说挣脱了来人的怀抱。

“果儿,想我了没有?”

董勋有些错愕的看向她:“果儿,你在怪我没有经常来看你吗?”

卫果仿佛听到了好听的笑话一般,大笑一声,否认道:“没有,我这等身份低下的小民能跟你身份高贵的将军比吗?小女子自知高攀不上,也从来不去妄想。”

董夫人表面上对她和和气气,实际上不知道多讨厌她,四处针对她。

府中的其他人也都变相的讥笑她。

从小在姐姐的守护和照顾下,她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欺辱?

董勋不顾卫果的反对,将她牢牢地拥在怀中,声音低沉**:“果儿,我知道你现在很委屈,请给我时间,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我就来陪你好不好?”

卫果不受控制的眼泪流了下来,满面的委屈:“你还知道我委屈,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么过的吗?我见不到你,还要忍受别人对我的谩骂和讥笑,连下人们都看不起我,我在你们家就是一个笑话,所有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我还留在这干什么?”

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声音也淡然了下来:“董七公子,你我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在你们家格格不入,我们在一起就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不想让这个错误继续错下去了,我想扬州,以后再也不会烦你了。”

董勋微怔,不可置信的看向卫果,扳正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果儿,你不能因为我几天不见你就判定了我的死刑,我这几天真的很忙,如果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都是谁,我一定给那些人一个教训。”

给些教训就可以换回她所受的欺辱吗?

卫果心中冷笑,对董勋已经不抱任何的期望了。

“你说错了,没人欺负我,只是我想明白了,我们身份地位不符,我配不上你董七公子高贵的身份,与其以后在一起痛苦,还不如现在就离开。”

“你是这么想的?那你当初为何要答应随我回来?”董勋严声质问道,眸中是深深的不信。

卫果别过头,淡淡的说道:“也许我当初太天真了,还以为对你有一点好感就喜欢你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一直都对范哥哥念念不忘,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所以我想回去了,我说得已经够明白了吧。”

“你够狠!”董勋勾起卫果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卫果,你想离开我,回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还要看我愿不愿意,你在跟着我回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注定是我董勋的人,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

董勋深邃的眼神太过犀利和可怕,卫果眼中有一丝害怕,不由得想要后退,却被董勋禁锢得动荡不得:“董……董勋,你……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董勋一笑,笑的异常的斜肆:“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想要留住你,这个条件成不成立?”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董勋,他不会这么和我说话啊,你走开,走开。”

卫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董勋,像是魔鬼一样可怕。

“果儿……”董勋一伸手将卫果揽在怀中,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发生了变化。

声音不复刚才的骇人,变得柔和起来:“果儿,对不起,是我不对,你不要离开我,我以后再也不会那么久才来看你,我一有时间就来看你,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好不好?”

卫果身体微僵,眼中一丝疑惑一闪而过。

仿佛刚才阴狠冷厉的董勋从来没有存在过。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也狠不下来心对他。

慢慢的用手拥住他的腰身:“我一直以为你对我不再喜欢了,想要放弃我了,每次来看我也是冷冷淡淡的,说不几句话就走,让我怎么想不偏?”

董勋脸色绽开灿烂的笑容:“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疏忽了你,我会尽快的劝说我的母亲迎娶你为妻,让你成为我董勋真正的妻子,那样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你说得……是真的吗?”卫果身体微颤,眼中闪过一抹希冀,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我的傻果儿,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董勋反问。

“不是!”卫果果断的摇头:“你娘好像对我多有成见,一点都不待见我,我怕她不同意。”

董夫人,对她不是一般的厌恶。

“你又不是和我母亲成亲,是和我成亲,她不同意关我们什么事,只要你同意就好了,你愿意嫁给我,做我一辈子的妻子吗?”董勋热忱的看着她。

卫果脸色微红,微微扭过头。

愿意,当然愿意,她求之不得,连做梦都想。

她多次想象起自己一身红色的嫁衣嫁给董勋。

还以为遥不可及,却是这么的近。

可是想到董勋的前后差别和变化,心中有点疑虑。

刚才的董勋真的有点可怕。

不过她选择相信他。

也许他只是平常压力太大了。

内心有点小小的愧疚。

董勋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她还要闹他,烦他,不相信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

夜像厚重的帐幕一样拉来,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一点黯淡的微光也成为了奢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