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涉的自信与天门将士们的信心不可避免的感染到了刘表的大军,众人心中皆有些慌乱,他们不会真有大批援军吧,我等后继脱力,要真有大队援军我们必败无疑啊!

刘表见况不妙,赶紧出安抚军心,“众将莫慌,此乃李涉弄讯作假,试问他一小小的县令又能有多少兵力,援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主公,您忘了吗?前些日子您亲封他为南阳郡守的啊。,”

刘表生气的蔡瑁瞪了一眼,暗怒:你道:“郡守又如何,那怕真有援军,我敢肯定不会超过三千人,对我等来说无异与以

卵击石,不堪一击!”

“来吧!无论什么招尽管使出来,我李涉要是退后一步,项上人头亲自奉上!”一语而出,霸气十足。

“好!”

刘表示意蔡瑁,战旗舞动,大军开始缓缓逼近。

“杀!”

李涉猛然大喝,一骑当先,悍然而上,劲气附于大刀之上,一刀斜劈而下,犹如爆炸的火花般,飞射一道刀型锐气,引动气流爆,顿时淹没了周围敌军,将周围敌兵尽数殛杀!

李强自然不会服输,血狼奔袭而上,血枪更是被舞成了一朵雪莲花,敌人碰之即死,沾之则亡。

“杂碎们,给我去死!”魏延大刀连扫,气势比起两人只强不弱。

三人一同开路。刘表的大军也不得不纷纷退避,无人敢上前掩其锋芒,刘表急了。大吼道:“都跑什么,给我杀,替我生擒李涉者,赏金千两,封一郡之地,杀死李涉者,赏赐相同!”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果然刘表的大军突然向打了鸡血一样,悍不畏死的向李涉等人蜂拥而来,战场再度归于一片混乱。

刘表也不得不在后方唉声叹气。“唉,悔不听异度之啊!”

此番战斗下来,刘表有胜的信心,可胜了又如何。胜了也弥补不了刘备此战的损失。荆州元气大伤,很有可能会变成天下各个诸侯争相夺食的地盘,而以刘表现在的况来说,必然是守不住的。

“是我们小看了李涉,不曾想到他的实力竟会这般强劲,此次我方与李涉两败俱伤,只能白白便宜外面的人了。”蒯越同样十分无奈。

血色的战场之喊杀声、马鸣声、狼嚎声、刀剑声、齐齐作响,热闹非凡。彻底的沦为了一片修罗炼狱。

不知何时,暴风雨停了。洁净的高空之上居然挂上了七色的彩虹,隐隐落于西边的斜阳将云朵映的就像是血染的一样,再配合大地之上的厮杀,若是有绝世画师能记下这一刻,一定能成就一副千古名画,这就是乱世。

天门将士们期待的黄昏终于到来了,可李涉所说的救兵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将士们皆心中悲凉,他们知道,救兵是不可能有的了,能救自己的还是自己。

“啊!”

死亡的恐惧压迫在众人的心头,现场的气氛十分悲凉,但将士们没有一人放下手上的刀剑,他们仍在拼死抵抗。

“李涉,放弃吧!只要你愿意去南阳安心做你的南阳郡守,我还是愿意放过你,如何?”刘表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战圈之中的李涉等人而。

“放过我?但我不会放过你,毁我家园,欺我百姓,此仇焉能不报!”

“都已经这般田地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看看你的身边,看看你还有多少士卒?”

李涉左右一看,心中大感绝望,唯有不到五十余人还在苦苦支撑,而且个个带伤,皆已是强弩之末了。

“你再看看我刘表,我刘表还有上十万大军,你认为你有胜的机会吗?”

李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硬气话,却有一个跟嚣张的话出现,“比人多是不是!”

环顾左右,李强魏延等人皆疲惫的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说的,这可就其了怪了。

没等思考,声音再现,“木之所在,草木皆兵!”

唰唰唰!

地上草木翻动,突然变成了许多面庞冷峻的士兵,不由分说的杀向了刘表的大军,这还不是全部,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凤凰涅槃,将士还魂!”

只见地上死去的天门将士们突然动了,残肢归位,断骨愈合,碎脏重聚,居然个个都复活了,这太神奇了,郭嘉有相同性质的复活技能,可那也是战争结束之后,有选择性的复活,哪里会像这样,个个重新复苏。

“主公!”李涉正呆间,叫声惊醒了李涉,转头一看,便见到徐庶在草木所化的士卒保护下向自己而来,在徐庶的身旁还有一奇人,身材高大健壮,只要不看脸的话身材绝对没话说,可那张脸实在不敢恭维,的确是太丑了。

“元直!哈哈哈……,太好了,元直你怎么来了?”李涉大喜。

“我在荆襄隐居,结交各个名士,忽闻刘表举大军攻打天门城,起先我没在意,后来才想起天门城为主公基业,因此才急急赶来,哪知为时已晚,还望主公莫怪。”

“不怪,不怪,元直解我大危,我岂会怪你,对了,这位是?”

奇丑无比的男子没等徐庶介绍,自己抢先开口说道:“在下庞统庞士元,久闻大人名号,又听元直兄竟然也在大人手下效力,特来见见大人。”

果然,李涉猜测的一点没错,心里的震撼久久不曾平复,人都说:卧龙凤雏,得一者可得天下!

两人同样才华惊人,可相貌的差异却很大。诸葛亮虽说称不上三国第一帅,但也是相貌堂堂,标准的帅哥是不会错了。可庞统的样子就有些惨不忍睹了,被后世之人戏称为三国第一丑男,能与之媲美的或许也只有那位献西川地图的张松了。

这边主臣相见格外心喜,那边的刘表则怒气冲天,“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吗?这种小道能是我这些精兵的对手吗?”

果然,战争的天平依旧在刘表那边,天门的将士们虽然复活了。可其能力看起来却不强,那些草木形成的士卒就更不用说了。

“用此法复活的士卒战力只有身前的三分之一不到,而且战斗结束。依旧死亡。”

原来是这样,也对,世上怎会有那种可怕的技能,原来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正自暗淡时。场外一声怒吼。“贼子莫要猖獗,于禁来也!”

“于禁?怎么会?”刘表一惊,刘表自然知道于禁是谁,他不是和黄忠一同在西边与一个叫利刃会的势力胶着吗?现在这怎么回事,王威呢?

“报!禀大人!我军突受袭击,全军覆没,王威将军已经战死疆场了!”

小卒来报,解释了刘表的疑问。刘表瞬间觉得天旋地转,脑袋一片眩晕。整整十万大军啊!怎么说没就没了。

这还不算全部,又一小卒来报,“禀大人!我军突受水贼袭击,张允将军当场战死,大军惨败而归!”

“这算什么?”刘表瞬间就像老了十几岁一样,踉跄后退,淤积的鲜血一口喷出,颓然跌坐在地。

同时战场的另一边再度生混乱,有人高喊出声,“甘宁来也,谁敢与我一战!”“我等周泰,蒋钦,相助天门!”

“哈哈哈哈……,此等大势,焉有不胜之理!”魏延大笑出声,疲惫的身子再也熬不住了,轰然倒地。

“完了,这荆襄是李涉的了,我再也没了争雄的实力了。”刘表绝望开口。

结局已定,刘表大军被剿灭而进,刘表本人更是作为阶下囚被压到了李涉的面前,“身为俘虏就要有俘虏的姿态,见到我为何不跪?”

“哼!我刘表乃皇室宗亲,只跪天地与天子,你李涉算什么东西,敢让我下跪,这事要是传到天子的耳朵里,灭你九族都不为过。”刘表被抓,依旧傲气十足,认定李涉不敢杀自己。

李涉看了一眼李强,作为多年兄弟的李强立马会意,猛然一脚将刘表踢的跪倒在地,“给老子跪下,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这里我们说了算!”

“刘表!你毁我家园,屠我百姓,纵容手下抢人钱财,侮辱妇女,实乃罪大恶极,我想就是天子也不会允许你这种人渣活在世上,今天我就代天子惩奸除恶,行使灭罪之刀。”

刘表一听不对,心中立马慌了,“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汉室……啊!”

惨叫响起,刘表的人头已然落地,一代枭雄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之下。

众将士也没想到李涉说动手就动手,还愣愣的有些没反应过来,特别是乐进,结结巴巴的说道:“主……主公,这可……可是汉室宗……亲啊!就这样杀……杀了不好吧。”

李涉一声不吭,提步离去。

此事终于了解,死去的将士家属皆获得了昂贵的安恤金,虽然百姓们的心中都压着一块大石头,心中阴影沉重,但他们更加学会了家园的重要性,没了家园他们什么都不是,热火朝天的重建家园开始在天门城展开。

短短一月时间,天门城从外观上看来已经恢复了原样,只是内部还有些瑕疵。

卞氏心疼的为李涉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从侍女手边接过了一碗青梅汤,“李郎,喝完汤吧。”

放下手中的砖块,李涉笑着接过卞氏手中的青梅汤一饮而尽,“这里太阳大,快回去吧,等我将这栋民居建好就去陪你。”

“不,我就看看你。”卞氏不愿离去,李涉也不好说什么,继续忙活起来。

等了片刻,卞秉来了,李涉再度放下手中的活,“怎么样,军队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卞秉答道。

“很好,让张绣他们擒了汝南太守之后给我带回来,千万不要伤着了,知道吗?”

卞秉点头离去。

又一月,天门城焕然一新,汝南被攻破,汝南太守更是被活捉到了李涉的面前,看着面前带着鬼脸面具的汝南太守,李涉笑道:“花姐姐,这下你怎么说,是不是要跟我了。”

“竟是俘虏,自然随你处置。”

半月之后,李涉大婚,一男三女同婚,李涉,花公子,还有终于挡不住其攻势的蔡琰与打开心结的沐英,真乃皆大欢喜。

庆贺着有许多,甚至连辰武都亲自到场,礼物竟是一道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南阳太守李涉保境安民,劳苦功高,有太公姜尚之功,特封李涉为荆州牧、后将军、又乱世之中,人心难测,李涉竟还有向汉之心,此等忠肝义胆,深深的感动了朕,朕特地打破先帝规矩,特封李涉为武王,以诏天下。

“臣李涉领旨!”李涉就是再傻也知道这肯定是辰武搞出来的。

“哈哈哈……,这件事可忙死兄弟了,你不知道我封住了多少老家伙的嘴才办成的这件事。”

“你杀人了?”

“喜庆之日不说这些,走,我们去喝酒!”

又过一年,李涉将脑袋贴在花公子的大肚之上,喜道:“你听到了吗?小淘气在动呢?”

“我是没听到,不过我能感觉到,小淘气再踢我呢。”

十年之后,李涉聚齐龙气,领着手下众将士在瘸道士的帮助下砸破虚空,带着天门城消失在了这片大地,李涉只感到亮光刺眼,猛然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头顶上布满裂纹的天花板,外面的阳光从生锈的小铁窗里照射了进来,映在了李涉的脸上。

李涉轻轻取下头上戴着的头盔,忍痛做起身来,昨夜所受的伤依旧有些痛,随意洗刷了一番,拿出一块破镜子对着整理了一番容貌,自己给自己打气道:“加油,今天的面试一定要成功!”

人都说黄粱一梦,只是李涉这个梦做的比较长而已。

(全书完)

因成绩不佳,不得已匆匆结局。(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