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骑兽族头领用玩味的目光注视着秦少阳,淡淡一笑,道:“生命虽然没有高低之分,但有强弱之别,你觉得以区区百余名猎人能够阻挡得了我三百余众骑兽族人吗?”

秦少阳把心一横,喝道:“管你是三百骑兽族还是三万骑兽族人,凡是胆敢侵犯村寨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面对秦少阳那浩然气势,骑兽族头领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只是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觉得以你一人之力能够阻挡得了我吗?!”

秦少阳将神农尺举在面前,璀璨的绿芒映照着他的脸庞,目露杀意:“没错,以我现在的实力是阻挡不了你们,但是你们想要杀我也是绝对没可能。如果你们胆敢攻我村寨杀我族人,我将永远不会放过你们,也绝对不会让你有片刻的安宁。你们最好以后不要有人落单,否则我必将让你们体会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如此一番话以凛冽刚强的中气释放出来,在场的所有人猎人和骑兽族人都听得真切,每个人都是浑身一阵悸动。众猎人是感慨秦少阳对村寨的誓死守护,而众骑兽族人则感受着那如侵毛孔的冰寒,秦少阳的实力他们有目共睹,别说是落单,就是算是三五成群都不定会是他的对手。

没有任何人会愿意被秦少阳这种级别的人盯上,那将是无比可怕的噩梦。

骑兽族人头领似乎被秦少阳的话语给震慑住,久久没有发话,她那黑亮的眼睛从未移开过,幽幽地问道:“如果我现在撤退的话,你会怎样报答我呢?”

“报答?!”秦少阳一脸不解之色。

骑兽族人头领媚声笑道:“当然,如果我现在强攻,虽然会遭受一些损失,但是绝对能够攻破你们这些猎人的防守,攻入村寨杀戮一切。但如果我现在撤退,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村寨能够守住,村民的性命也能够保住,这样的恩惠,难道你不应该报答吗?”

秦少阳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女人,有清新活泼的,也有泼辣犀利的,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词夺理的女人,并把意图加害之事说成好像是她的恩惠一样,简直是厚颜无耻。

秦少阳无奈地摇头叹气,道:“只要你现在撤退,我愿意答应你一件事,只要违背我的原则就可以。”

“很好,这可是你答应我的哦,天地共鉴!”骑兽族头领顿时喜形于色,显得很是开心,“不过暂时我还没有想好要你帮我做什么事情,以后等我想到了再来找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少阳。”秦少阳只得将自己的名字报了出来。

“我记下了,你可要记着曾答应过我的事情哦。”骑兽族头领调皮般地朝着秦少阳眨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笑意。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原本杀气汹汹的骑兽族军团竟然真的开始撤退,那两个身躯庞大的骑兽族人重新将羽轿给架起,而后渐渐的消失在浓密的山林当中。整个前沿丛林除了那凌乱不堪的脚印外,再也没有一个骑兽族人留下来,他们就像是空气般消失不见。

仅仅只是一个承诺便撤退,这使得秦少阳都有些不敢相信,直至那些猎人疯狂地欢呼起来,秦少阳这才醒悟过来,村寨得救了!

可是接下来一个消息却让秦少阳感到悔恨不已,就在那骑兽族军团撤退不久,村寨里有人送来一个紧急消息,云风国的军团已经达到村寨!

“糟糕,我上当了!”听到这个消息,秦少阳恨得大力地挥拳砸了下树干。

原来那骑兽族军团是早早地得知云风国的军团已经到来的情报,为免遭遇两者配合夹击,他们才选择撤退的。而秦少阳竟然还以为对方真是为了什么承认而撤退,现在想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单纯,竟然会上了对方的当。

虽然中了那骑兽族头领的诡计,但村寨终究还是保住了,秦少阳也一度成为村寨的大英雄,受到整个村寨的敬重和接纳。甚至还有不少家里有女儿的村民前来向秦少阳提亲说媒,这可把梅姨的医所的门槛都快踩烂了,对于这件事情,最厌恶的莫过于小蓝,她甚至开始驱赶那些上门提亲的村民。

“都出去都出去,我这里可是医所,不是相亲说媒的地儿!”小蓝又将几个上门来求亲的村民给轰赶出去,并且她将医所的门牢牢地拴上,再不准任何人进来。

秦少阳坐在医所大厅的角落里磨药粉,边磨边说道:“你把门拴上,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呢。”

不说话还好,秦少阳这一开口立即激怒小蓝,她一个箭步冲到秦少阳的面前,一双小手用力地拍在桌子上,圆眼怒睁,脸上的蓝巾都因呼吸而有些起伏:“你竟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要不是你,我们医所会整天被这么折腾吗,你就不能说你已经结婚了吗?!”

秦少阳一愣,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明明没有结婚,为什么要说自己结婚啊,那不是骗人的吗,你也不希望我是个大骗子吧?”

如此一番话把小蓝气得直跺脚,最终她恨恨地瞪了秦少阳一眼,再也理会他,而是转身跑进自己的房间,咣当一声将房门给关闭上,整个医所都是一阵晃动。

梅姨恰好从药房走了出来,她瞄了眼小蓝的房间,又将目光投向秦少阳,问道:“怎么了,少阳,小蓝她怎么了?”

秦少阳将药罐捧了起来,送到梅姨的面前,笑道:“我也不知道呢,可能是她身体不舒服吧,梅姨,这是您要我磨的药粉,看看还可以不?”

梅姨接过药罐,她用手指沾了些药粉,轻轻地搓了下,赞赏道:“不错不错,磨的挺细,比小蓝那丫头磨的好多了。”稍后,梅姨又将话题转移开,问道:“少阳,梅姨问你件事,你可要老实地回答哦。”

秦少阳点点头,道:“梅姨请说。”

稍作停顿,梅姨终于开口询问道:“梅姨想知道你是否有过婚配,或者说是否有心爱的人呢?”

秦少阳没想到梅姨竟然会询问这件事,不由得一征,继而笑道:“梅姨,我并没有婚配,不过我心中早已有心爱的人。”

听到秦少阳如此一说,梅姨轻轻地叹了口气,温和地笑道:“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回绝那些上门说媒的人,也免得耽误别人。”

其实这些天来秦少阳也被这样的事情给烦的有些头疼,他甚至都不敢走出医所,每每出去都会被很多村民给围住,这样他根本无法做他想要做事情。秦少阳的计划是先成为村寨的人,然后再想方设法进行云风国的军团,以他的能力混个一官半职并不是问题,直至接近云风国国王,将那个传说中的天元人给抢夺过来。

这是秦少阳的计划,但这个计划并不是要他在村寨里安身结婚生子,而且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只待他将爷爷救回来,他肯定还会离开这里,所以他也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在这里,这也是为何会拒绝小霞等人的原因。

在梅姨的解释和劝阻之下,村寨里的大部分人都了解到秦少阳的情况,于是他们也打消了把女儿嫁给秦少阳的念头,虽然也有些人依旧抱有想法,但也是在碰到秦少阳的时候暗示几分而已。

没有众多村民的跟踪和纠缠,秦少阳顿时感觉无比轻松,他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老村长的家中,因为想要混进云风国的军团,通过老村长这条线是必不可少的。

当看到秦少阳前来拜访,老村长也是流露出无比喜悦的表情,他赶紧将秦少阳给让进屋,笑道:“少阳啊,之前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个村寨恐怕早就被屠灭了呢。”

秦少阳稳稳地坐在老村长的对面,语气谦逊从容地说道:“老村长,这根本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说到这里,秦少阳不由得想到那些牺牲的猎人,并向老村长询问关于他们的情况。

老村长的表情也变得失落起来,他将手里的烟袋在椅子脚上磕了磕,道:“牺牲的猎人已被安葬在村寨的祖坟里,他们的家人也被登记在册,会由村寨派人轮流照顾的。”

秦少阳原先还在担心这件事,现在看来他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他心里的那块石头也顿时放松下来。老村长似乎是看出秦少阳的担心,伸出有枯瘦的手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而后他转身拿出一张印有风月的信函,并将其交给秦少阳,道:“少阳,这是云风国风部军团的信函,他们对你的事迹很是感兴趣,想邀你加入云风**团,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参军呢?”

听到老村长这么一说,秦少阳顿时兴奋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但他却以极其强大的控制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仅仅接过那封信函,却是看到上面刻印着飘渺的风和露出半角的月,显然是云风国的图腾。拆开信函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夸赞之语最后是邀请秦少阳参加云风**团的话语,并表示一番期切。

秦少阳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但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秦少阳却将那信函交还给老村长,道:“多谢军团长的厚爱,可是我不想去当什么军人,我只想当我的猎人,去寻找失踪的亲人而已,还望老村长能够替我推却掉,少阳感激不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