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九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现在又回到了问题的原点,如何才能找到这位神秘的金神蓐收呢?”

“如果在这个近似于混沌的世界中想找到金神蓐收,简直是痴人说梦一般。”皇甫真章摇摇头说道:“所以,你不要惦记着自己可以发现他的踪影。”

石九大为疑惑的问道:“既然如此,我哪里还有机会离开这个混沌世界啊?”

“嘿嘿,你无需多虑!”皇甫真章说道:“虽然我没有见到过这个守护在第一层天的下位神,但是我有办法让你自己现身!”

皇甫真章的话让石九的心情跌跌撞撞的,他喃喃的说道:“皇甫前辈确实有办法让其现身吗?”

“嗯,我没有见过金神蓐收,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见过他。”皇甫真章说道:“在我的皇甫家族中,就有一位长辈曾经见过他两次呢,所以我有办法让其现身。”

石九兴奋的说道:“好,您说吧,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绝不推辞。”

“呵呵,当然需要你的出手了!”皇甫真章说道:“哎,我这个残留的念头做不来什么事情了。”

石九认真的点点头,等待着皇甫真章的计划。

皇甫真章说道:“我的计划就是要你破坏一片金棺!”

“什么?”石九惊讶的说道:“我自幼接受传统的教育熏陶,破棺掘坟之事乃是千古大忌,即便是这样的结果可以让金神蓐收现身,我想自己也做不来的。”

皇甫真章连连摆手说道:“你理解错了,我岂会让你真的去破坏沉睡在金棺中的故人?!”

“那么您的意思是。。。”石九越来越疑惑的问道:“您刚刚让我去破坏金棺,又不让我打扰沉睡的故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皇甫真章笑道:“哈哈,你听到这样的计划尚且紧张,甚至有些气愤。如果藏匿在暗处的金神

蓐收看到了他无法接受的状况,面对这样的情景他会怎么样呢?”

石九突然醒悟了一些,他试探性的问道:“您只是让我佯装破坏一部分金棺,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罢了,是不是要达到这样的恐吓效果,才可以吸引金神蓐收现身?”

“我的家人过去曾经见到过金神蓐收现身,每一次都是因为金棺受损的缘故,所以才迫使他不得不现身修缮。”皇甫真章点点头,说道:“除了金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令金神蓐收这么在意了,所以这个办法是我能够想到的,也是最直接最省时的办法了。”

石九看了看无穷无尽的金棺,问道:“如此浩瀚无边的金棺,我应该怎么选择下手的对象呢?”

“嘿嘿,现在你就问对人了!”皇甫真章得意的笑道:“这些金棺对金神蓐收来说都很重要,但是在这里的上百万具金棺中,只有区区五六具金棺才是金神蓐收绝对的心头肉。”

石九想了想说道:“难道皇甫前辈所指的金棺是金神蓐收的嫡系亲属所在,或者里面有其难以割舍的亲情?”

“哈哈哈,你都说对了!”皇甫真章拍手笑道:“我要带你去看的几个金棺里面长眠的是他的父母兄弟,还有一个是他的结发之妻,你说他看到自己的至亲遭受威吓,会不会迅速的现身呢?”

石九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们这么做有些龌龊,但是眼下确实没有其他切实可行的办法。”

“嗯嗯~!”皇甫真章说道:“除了金神蓐收没有人知道这一层天的出入口,即便是其他的下位神前来也无计可施!”

石九叹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吧,你现在带我前去佯装破坏他们的金棺。”

皇甫真章带着石九走了很远的一段距离,他们才在一处凸起的坡道上面看到了十余具的金棺。

石九轻轻地问道:“就是这里了吗?”

“没错,金神蓐收故去的父母兄弟以及他的结发之妻,都在你眼前的这些金棺里面。”皇甫真章催促着说道:“尽快动手,莫要让隐藏在暗处的金神蓐收看出破绽,不然你也会像我们这里的所有人一样,无休无止的留在此地了。”

石九点点头,他高高的跃起在空中,然后将势字诀的力量灌注大双拳之上,然后急速的轰击下来。

皇甫真章见状急忙躲到了极远的地方,他真的担心石九的刚猛之力会将他的一缕念头也轰击的灰飞烟灭。

石九紧握的双拳如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他距离下方的金棺只有不足一丈不到的时候,石九突然收住了身形,而是纵身一跃跳到了金棺旁边的空地上面了。

皇甫真章看到石九奇怪的举动,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问道:“你为什么突然停止了攻击?”

石九看着皇甫真章的眼睛笑道:“呵呵,说实话,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如果再不快点动手的话,金神蓐收可能就真的不会现身了,而你也将永远的留在这个混沌世界里面了。”皇甫真章有些急躁的说道:“我再说一遍,这个办法是唯一可以最快最直接的引出金神蓐收的计划了。”

石九紧紧地盯着皇甫真章说道:“刚才我的攻击已经产生了足够的威胁,如果这样的状况之下金神蓐收还不现身,我猜测他就不会再次出现了。”

“不对,刚才你的攻击还不够真实!”皇甫真章说道:“既然已经将事情逼到了此处,不如就直截了当的给这些金棺毁灭性的轰击,我坚信金神蓐收一定会现身的。”

石九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说道:“该来的总归会来,如果他打定了主意不现身,我就是把这些金棺全部捣毁个稀巴烂,他也不会让我看到真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