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神话强者的话,就不可能有那么强悍的力量,哪怕是真龙也一样……

上古时代,没有封神的真龙,被人间修士屠掉的也不少!

一定有什么不对,眼前的情况处处透着古怪,让银发男子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可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干掉了星老之后,剩下的敌人就只有银发男子一个了,黑龙似乎也失去了逗弄眼前蝼蚁的兴趣,硕大的龙爪猛的一辉,五道接连天地的惶惶刀光顿时横亘而下,像是切裂了整片天地!

银发男子浑身的汗毛都在瞬间炸竖,几乎本能的就将自己最强大的防御秘术施展出来,浑厚的灵力在身周几乎凝成实质。

轰轰轰轰轰……

五道刀光一道接一道的劈在身上,真龙施展的攻伐类秘术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避。

第一道刀光劈碎了护身灵力光罩,第二道刀光劈碎了他晋级催动的替命符箓。第三道刀光劈碎了他的混沌级护身法器。

第四道第五道刀光几乎接连在一起,劈碎了他身上所有的防御类秘器和神通,从他的腰身一掠而过,直接将他斩成两段。

“啊……”

凄厉的惨叫声冲天而起,眼见着黑龙面对自己再次张开嘴巴,喉咙间隐隐有黑红色的龙息涌动,银发男子当真是惊惧到了极点。

强烈的死亡危机令他几乎将要窒息,濒临死亡之际,脑海里骤然间闪过一道念头……

死定了,这次绝对是在劫难逃了。自己被龙威摄取无法逃脱,只有放弃这具身体,将灵魂转移到“引魂灯”里,逃过这一劫,再想办法夺舍或者重塑肉身。

只有这一个方法才能逃过一名!

黑龙的嘴巴已经完全张开,喉咙间的黑红色龙息也开始闪耀起夺目的光芒。

下半身被斩断,血如泉涌。银发男子几乎是用自己最后的意志调动灵力,将储物法器中的天地异宝“引魂灯”给拿了出来。

刚想催动引魂灯中的神秘力量来收取自己的魂魄,一股黑色的云烟仿佛狂风一样吹过,银发男子手中一轻,手里的引魂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滚滚龙炎喷薄而出,铺天盖地,瞬间笼罩了整片虚空,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

“嘿,白毛,醒醒,别睡了,该起来了!”

银发男子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眼睛下意识睁开,便见到魇后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眼前,精致绝美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促狭之色。

“快起来,黑白无常来收魂儿了。”

“嗯???”

银发男子目光转向四周,见到星老、长生大人、萧燃、黑衣正太几人,顿时像是打了个激灵一样猛的跳跃起身。

自己身上似乎还残留着被龙息魔火焚烧时候产生的剧痛,不过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周围的环境是一片荒原,周围隐团众人或坐或立,旁边是那一架身高千丈的钢铁魔偶。

周围的天地规则无比的熟悉,正是在小仙界核心区域。

铺天盖地的粘稠黑云,强横无匹的黑色真龙,焚烧天地的龙息魔火在这一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个不够真实的梦。

“我们没死?”

银发男子以最快的速度内视自身,发觉自己血气充沛,灵力浑厚,顿时间心念电转,一重重过往经历流过脑海,令他灵光一闪。

“黑龙是假的,并不存在对不对……我们这是中了极为高明的幻术?”

几乎刹那之间,前前后后所有的东西连接起来,银发男子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没劲,我还以为你会惊慌失措一阵子呢。”魇后撇了撇嘴,眼见着没有什么好戏看,懒懒的走回一旁的青石凳上靠坐下来。

“好厉害的幻境!”

银发男子面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其实当隐团众人“覆灭”大半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不对了,隐团六人纵横小仙界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句“无敌”,以众人的修为来说,元海境这个层面上绝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如此轻易将他们击杀。

人间界的力量承受是有极限的,而小仙界更甚。从许多生命禁区处得知,小仙界不可能有神话存在,不然必定会有陨落的危险。

而只要不成神话,就不可能轻易斩杀隐团众人。

他们的实际战力,委实已经达到了小仙界个体力量的巅峰。

那条黑龙太强了,强的不可思议,强的莫名其妙。就算是一条真的元海境大圆满的真龙在此,也做不到一招就击杀元海巅峰的强者,这是一个根本的矛盾。

只是一开始遭遇幻境的时候,因为事态演变太快,根本来不及细想而已。

“这幻境布置的很是精妙啊……”

隐团六人神色各异,羞怒愤恨皆有,不过星老倒是一脸云淡风轻,指了指众人身后数百丈远的两颗大树问道,“你们看出什么来了吗?”

“能将我们六个人的神识全都隐瞒住,寻常的幻术手段绝对做不到这一点。那是……”

魇后皱了皱眉,目光看向星老指着的树上,心中一动,抬手扔出一团璀璨的七色光团。

她修行的梦魇之力也涉及到了一部分幻术的层面,因此在六人中对于幻术的理解最高。

随着那一团七色光芒轰击而去,两颗百丈大树中间的空气突然间荡漾起一层层淡淡的涟漪,随后原本葱葱郁郁的大树猛的一变,变得瘦骨嶙峋!

枯萎颓败的大树整体呈灰黑色,上面分别缠绕着一条花蛇。

那花蛇颜色五彩斑斓,长足有百丈,额有三眼,嘴巴并不是普通的上下两瓣嘴唇,而是分成足足六瓣,仿佛花朵一样绽开。每一瓣嘴唇上都有两排尖利的獠牙,看起来寒光闪烁。

此时此刻,两条巨大的三眼花蛇都已经死去,浑身显得有些干瘪,仿佛像是被吸干了血气。

只是哪怕在死亡的状态,这花蛇的身躯上依旧似乎氤氲着一层模糊的雾气,显化出种种怪诞无比的奇诡景象。(未完待续)